叶本命,叶攻,叶黄。
洁癖重。因为真爱。

【叶黄】大扫除

去年留了个开头的1000多字,已经完全不会写文了....也就不打标签了。

2014年整个一年就是叶修+叶黄的一年。抽空补完了这个小段子,好坏不说,新年的第一天给我最爱的叶黄,讨个好兆头吧。


其实大扫除这三个字儿大多时候和黄少天是没啥大关系的,进一步说,和叶修基本可以说更是八竿子打不着边儿了。前者还好说,常年跟宿舍里窝着,几平米的地儿要乱也乱不到哪儿去,而且黄少天向来洁身自好,从来没有乱扔脏袜子脏咳咳……的习惯,除了一堆手办摆着怕落灰,时常拿个小帕子擦擦外,到时候人宿舍里还是干净亮堂的。

这头说起叶修,叶神原在嘉世的宿舍,开门总是烟雾缭绕,常人难分明白具体情形,等烟雾褪去,人形现出来,叶修口一开,基本注意力也就扯远了。二者苏沐橙与叶修毕竟关系好,实在看不下去便会敲门提醒,倒了满溢的烟灰缸,开窗通风,扔了角落里飘下的几张废纸。

反倒说起来,叶修其实屋子里东西不多,连能乱扔的杂衣物也没多几件。之后跨了一条大马路,裹了衣襟进了兴欣,也是窝进了一杂物间,整齐也整齐不到哪儿去,陈果老板娘三五两头就耳提命脉,实在也不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其实大扫除,也就是把家里整的清明点儿。

人说,荣耀未成,何以为家。

 

千辛万苦不再重提。如今黄少天和叶修坐他们家沙发上头面面相觑,四目相对,一人一小单正好面对面,眼神噼里啪啦正在冒火星。是,没错,他们家。

黄少天翘着二郎腿气势贼盛,叶修估摸着是二郎腿都懒得敲,倚在沙发扶手缝儿边儿。

那边眼神的意思是,老叶,干不干。

这边儿叶修掀起眼皮,回以十分鼓励,少天,你上。

 

事情的起因是今儿大早黄少天在家寻着炒菜锅准备摊蛋饼,准备配着煲的汤当干粮。十天中四天吃外卖,四天叶修要么自觉要么被黄少天撵去抄锅铲,剩下两天不是两人终于肯拉手出去改善伙食,就是黄少天偶尔露那么一手煲一锅喷香四溢的汤,几率和吃大餐一样一样的,不可谓不珍重。

黄少天上午掀了叶修3场,心情大好,刷着微博想着要么拐弯儿抹角透漏一下如今最无耻的敌人已被我黄收服,刷着刷着刷溜了神儿,看到不知哪位一本正经分享了摊蛋饼的过程,照片都十分一丝不苟,过程不能更详尽,连几分几秒换一面儿都标注清楚。一时兴起准备下个厨大显身手,谁知万事俱备只欠炒菜锅的时候,这锅子就愣是找不到了。

叶修,炒菜锅呢?

叶修一时愣住,回了一个鼻腔里哼出来的嗯字,末尾升调儿。

 

炒菜锅呢!

哦,厨房里吧。

……

黄少天抽了嘴角,那不是在厨房里还能跟你一起躺被窝里。

 

而后黄少天猫着腰在放碗的放洗碗机的地方叮叮咚咚翻了一遍,也愣是没找到。叶修靠着厨房墙上当监工,可惜此种情形大约更像监守自盗,黄少天一通嚷嚷教训,叶修也就抽空插了一句,就在厨房里啊。

 

最后找到地方十分诡异,厨房右上角最边角的吊柜里,外面是几根儿有些枯黄的大葱,看起来十分凄凉。

黄少天不得不怀疑叶修此举乃故意为之,委婉地抗拒了抄锅铲的艰苦任务。叶修松一口气才点了一根,看着黄少天略有调侃的眼神,只能咬着烟嘴满脸真诚地表示,这个真没有,当初说好哥下厨的,学都学了怎么能中途反悔呢,你看前两天说的那道啥啥菜不是还没给试试呢嘛。

 

厨房翻的一通乱,黄少天身上活生生累出一身汗。叶修推着他后背送进浴室,才踢踢踏踏回了卧室继续搅局。回头洗完澡的浑身轻松,头上顶着白毛巾儿出来的时候,才觉着看哪儿哪儿都乱。厨房就不用说了,厅里头好几个遥控器乱七八糟横尸各处,茶几上沙发上堆了各种杂志不说,底下垫的地毯都乌七八糟。卧室更是有碍市容,床上乱卷的被子就不提了,叶修整个就散发着颓气,除了眼神精光四射。

叶修磨不过,被黄少天拉着进了客厅。

“家里得大扫除一次。老叶,干不干。”黄少天意有所指望向厨房。

叶修说,“少天,你上!”

 

洗白白的都撸袖子上了,剩下的那位说不干自然是不行的。

 

茶几上的杂志收拾起来归并到沙发下成捆成摞的大本营去,间或夹杂了几张翩然落下的餐厅促销单。黄少天单手翻着花花绿绿的促销单,另一手推了叶修叫去收拾卧室的废书废报纸。

 

卧室的书架基本就是个摆设,东西不少就是没人动过。桌子上除了固定的电竞杂志外,也有些闲书,内容从旅游杂志到跟王大爷学做菜应有尽有,横跨各个领域。最上头的书架落了一层灰,叶修随手抚过去,食指中指沾了满满沾了一层。左数第四本比其他几本略矮了一头,叶修扫了一眼有些无聊地挫着手上的灰顺手就拿了下来。

封面花花绿绿的,几个CUPCAKE和色彩鲜艳的马卡龙松饼之类的甜品占据着方正的封面。看起来十分高端上档次,不过从来没用过。成套的厨房秘籍里带的烘焙甜品教学,在这个房间里会有人拿出来看就见鬼了。

 

叶修基本算是不太吃甜品的人,如何色彩丰富也不会引起这位的食欲,因此带着漫不经心的拇指随手翻了书页的时候,意外地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眼球。

 

明信片的背面朝上,因此一眼打去就是右下的落款。黄少天三个字不像今日这般麻溜利索,还带着某种年轻人特有的笔画分明的味道。内容粗略看一眼也不外乎是刚刚认识时候的腔调,什么你挺厉害的下次来G市一定来过一招我请你吃饭云云,隐形的求PK三个字满纸昭然。

叶修双指夹着明信片掉了个面儿,正面是G市某处著名景观,也不知道黄小同学那个时候哪儿搞来的。抬头两个字正正板板的叶修简直不能更嚣张。

 

好像从第一次见面叫了声前辈后再没从黄少天嘴里听到过这个词儿了。叶修甩了甩手中的四方卡片,嘴角受不住似的显出几分笑意。

 

算是认识的时候联盟还没成立,网游里搅混水出来的交情在被魏琛拉着来见叶修的时候稍有些僵硬。黄少天板正地叫了一声前辈,没几分钟就发现原来网线那头声音的主人……一如既往地招人记恨。再拿了两次冠军的家伙,也不过就是那个一叶之秋,前辈真是叫亏了。

礼貌什么的很难用在某些人身上,轻松自在地嘴炮才是正道。

 

明信片上的“下次”大概因为那时候行程紧而泡汤了。再之后黄少天也没再寄明信片,如此含蓄文艺范儿的约,套在叶修头上很难造成什么伤害。企鹅闪才是杀人履行居家必备。

不过,长年累月高居QQ最近联系人榜首居高不下遥遥领先难以撼动,这种地位对于叶修而言意味着什么,很长一段时间内黄少天自己都不甚明了,他若是知道了,那时候各种特么又装死又消失逮到K死你的暴躁想想也是挺好笑的。

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礼貌可爱的后辈犹如惊鸿一瞥,不过也挺好就是。

 

 

“你那儿搞完没啊——”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叶修一个飞甩把薄薄的卡片夹回了书内,晃眼过去是一片红艳艳,合上。迅速地放回书架。

 

话音落尾的时候黄少天已经站在卧室门口了,一边锤着后腰一边问着:“还是出去吃吧,累挂了。”说着一脑袋直接磕到叶修的后背上。

叶修拽着胳膊把人倒转过来,捏着手腕看了看爪子,挺好,洗干净了。

 

“换衣服去。”

 

可能真的累着了,黄少天完全没发现除了桌子整齐点儿外,叶修在屋里是屁事没干。

 

出门的时候书架和原先没什么两样,除了某本书脊上的落灰少了点儿有个指印外,某张单薄的卡片在里面重归暗无天日,两面的书页标题是“今天来做草莓松饼哦,甜蜜的口感就像初恋一样酸甜。”

那也不算是完全暗无天日吧。

 

两人到家的时候都接近黄昏,开门的时候黄少天插锁的动作一愣,回头看叶修。

 

“…..我靠….你肯定也忘记收被子了。”

对视的表情十分幽怨。

 

出门前晒出去的被子已经有了凉意,黄少天虽然唉声叹气了一通不过当晚滚进去的时候仔细闻一下某种带着太阳暴晒过的干香仍然隐隐约约地透出来,是哪怕夕阳的凉意也无法盖住的,透到心底的干爽温暖。

 

至于叶修,已经卷着被子睡着了谢谢。

 

大扫除什么的,就这么虎头蛇尾地过去了。对两个男性的同居生活也没法报太大期望了,不过,喂,你们家里可是越来越乱了啊。


评论(13)
热度(93)

© 零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