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本命,叶攻,叶黄。
洁癖重。因为真爱。

【叶黄】那份巧克力 (七夕贺)

送给 @Invisible Parade   TAT 谢谢你,以后心塞的时候我会记得继续伤害你的!

注:聊天除了第一段是网名,后面是两人给对方的备注。

叶黄七夕快乐。

OOC,不科学。慎。


1.

夏天经久不去的高温使得各家巧克力公司都步入了销售淡季。哪怕是被称为高端品牌的GODIVA也并无例外。

 

自六月底开始的暑期是大学生另一种繁忙的开始,尤其是即将步入大四的那一批,实习两个大字儿如同阵阵响雷一般,劈头盖脸地砸到了各位刚经历生死大关的学生的脸上。这才升起死里逃生的庆幸,就被一本薄薄的实习手册给搅和的烟消云散。

 

GODIVA销售部的实习生黄少天,最近很苦恼。

 

2.

今年的七夕恰巧卡在八月出头,总公司上头早就颁布了一系列针对七夕的活动,邮件一封封地发,通知一张张地贴。整个销售部都进入了最后战死线的氛围,这是到了财年末冲业绩的好时候了。

 

黄少天是R大的大三生,成绩虽说不上顶尖儿的好,偶尔一等奖学金还是能混到几次。

简历做得倒是有模有样,大概面相上倒也是占了点儿便宜。右上角顶头的一寸照拍的还能算赏心悦目的人,那确实算不得多。

 

面试官当时拿着简历问了几个常规问题,末了对着右上角的照片和真人对着看了好几次,抬头低头的也不嫌累得慌。最终带着笑意当场就拍了板儿,小伙子明儿就来吧。

 

一个性格开朗,友善,有眼色,会做事,浑身洋溢着活力和未经社会百态侵蚀的小伙子,要得到别人的满意大概也不会太难。

更何况人长得好,或者光最后一条就足够黄少天在整个部门都吃得开了。从东一句小伙子,西一句小伙子,变成四面八方的黄少小黄,大概也并没有很久的功夫。

 

这么算起来的话,从寒假就开始有了稳定的实习地点,生活其实根本没什么不满意的。

但是黄少天最近很苦恼。

 

为什么他的这份巧克力,就是卖不出去呢。

 

3.

……

……

 

2014/2/13

GODIVA销售部-黄少天:

叶先生,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我们的巧克力真的口感非常好,口感细腻滑润,不糊舌沾口,而且有情人节的特殊礼盒哦,草莓芒果抹茶口味都十分受女孩子欢迎的,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情人节的话现在还有刷卡送礼券的活动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君莫笑:

单身狗。

 

GODIVA销售部-黄少天:

……

叶先生您这样想是不对的啊没有一点对感情的向往是没法找到另一半的!

 

君莫笑:

【叼烟笑.jpg】

管的还挺宽,真不用了,谢谢啊。

……

……

 

2014/4/1

GODIVA销售部-黄少天:

叶修!愚人节快乐!~(@^_^@)~今天有没有上当啊心情不好的话要不要吃吃巧克力!巧克力可是能让品尝的人感到幸福的啊要不要来一点!

 

君莫笑:

行啊,你这个月的销售指标我都包了。

 

GODIVA销售部-黄少天:

!!!!!!!!!!!!!

GODIVA销售部-黄少天:

……=  = .你是在逗我吗…

 

君莫笑:

愚人节快乐。

 

GODIVA销售部-黄少天:

………叶修你果然还是单身着吧….

 

君莫笑:

你猜。

 

……

……

 

2014/7/20

黄少天:

!!!老叶老叶!出来出来!哎哎我们公司今年对七夕超重视哎!活动力度超大的你要不要试试看啊!真心的味道超赞怎么样要不要试试!我有员工价哦可以帮你带几盒!

 

老叶:

怎么又开始了....

 

卖巧克力的:

我说真的啊刷XX银行的卡满300送一个小礼盒哎而且这次七夕限量的口味超赞的!我用员工价买来免费给你尝尝呗!

 

老叶:

不吃,太甜了,齁得慌。

 

卖巧克力的:

……老叶你不懂爱…

 

老叶:

【聊天记录截图.jpg】

谁说的,雷峰塔没塌呢。

 

卖巧克力的:

……

…..

卧槽!!!!谁特么是卖巧克力的!!这什么鬼!叶修你人性呢!!给我改了!马上改!立刻改!迅速改!改改改!

 

老叶:

【抱歉,你所联系的用户暂时离开,可以使用离线消息功能】

 

卖巧克力的:

又来下线遁!!别装了我知道你在线!给我死出来快改了备注!!

 

……

……

 

2014/8/1

 

少天:

…喂…老叶…明天是七夕哎….你还加班儿么,不会又要留到九十点钟吧怎么想想都有点儿凄苦。

 

老叶:

人性呢,明儿休息。再加班儿就得吐了,哥还没舍身就义的觉悟呢。

 

少天:

哦,那还成。哎我说,我们发了好多巧克力啊送了三四盒出去结果还有两板呢,看你明天这么惨又是一个人,送你吧要不要。

 

老叶:

你不是当初说什么来着,妹子最爱你们家巧克力,还愁送不出去?

 

少天:

那必须最爱啊!我送了一圈儿了都,这不是惦记着你最近总加班儿又单身得多惨啊。

 

老叶:

说得好像你不单一样。

 

少天

爷在学校那可是人气满满的好么!和你可不一样别把咱俩归一块儿去啊你要脸不要!

老叶:
哪个学校品味这么独特。

少天:

你猜。

少天:
哈哈哈这两个字说给你简直爽!

 

老叶:

呵呵,幼稚

老叶:

行呗,你来。明儿请你吃红烧牛肉。

 

少天:

我说你怎么说什么话都这么欠啊

我靠!!!

有种上地址!明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巧克!力!

少天:
……你这么心好还有红烧牛肉吃?真牛肉假牛肉?

 

老叶:

少天大大手速太快,我一个面字还没发出去。

 

少天:

…..

康师傅的?

老叶:

挺好,有默契。原来你感受到了。

 

黄少天:

……

……

我糊你一脸泡面!!!

 

 4.

叶修给的地址其实挺眼熟的。市中心最四通八达的地方,传说中寸金寸土黄金难买的地儿。

该说,果然是叶修么……

 

穿着白色T恤的少年看起来大约刚二十出头的年纪,手里拎个纸袋子还不时地往里面儿瞄两眼。头上顶着个米色的鸭舌帽,站在电梯口一个劲儿地冲自己扇着风,汗水还是止都止不住地从帽檐儿边儿滑落下来,汗珠从额角缓慢爬行一样地路过太阳穴,顺着脸颊聚积在下巴尖儿上。

 

黄少天呼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身上的温度能爆掉体温计。一边儿掏出口袋的餐巾纸抹了汗,一边儿又担忧地颠了颠手里的袋子,里面平平正正放着两板巧克力。

 

GODIVA85%纯黑巧克力。

 

觉得能喘过气儿来了的时候,黄少天伸手按了门铃。三下,每次间隔一秒。听起来不缓不急,倒是丁点儿没有夏日的焦躁。

 

三下门铃过后,大门慢慢地露了缝儿。开门的男人穿着宽大的T恤和黑色镶边儿的中裤,墨色的额发大概长了点儿,盖到了眼角边儿上。下巴上泛起一片隐隐约约的青色,看上去像是有两天没刮胡子了。互相呼应一样的黑眼圈儿也明明白白挂在眼睛下面。

 

看来确实加班儿地挺累,黄少天想。

 

“哟,老叶!”

其实也不是没礼貌地黏在人身上的打量,就是临眼一瞥而已。

黄少天微微抬了脸,笑出两个酒窝,眼里弯弯着盛放着和外面睁不开眼的阳光一般的灿烂。他抬起手冲着叶修挥了挥。

 

叶修倚着墙边儿,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

……眼熟,又不大像了。

 

边想着,视线下意识随着对方晃在眼前的手指给看了过去。

 

叶修伸了手,掀了黄少天脑袋上的帽子。

 

“还戴帽子,也不怕热出痱子。”

黄少天双眼努力往上瞟着,眉头夹得紧紧的。粘在额头上湿了的刘海,一撮一撮的,还有点儿痒,刚想抬手去挠挠。结果帽子又从那双好看的手里给转回来,虚扣在了他脑门儿上。

……

我靠,刚好压这儿整要命的地方,痒死了啊!!!!

 

“还不进来?”

叶修顺手把帽子物归原处后就转了身,结果回头一瞧门口那个居然愣在那儿了,看到叶修回头倒和醒过来一样,没好气儿地瞪了一眼后就开始大手大脚地掀了帽子地撸头发。

搓了两下,还边搓便低声嘟囔着什么。大概不是什么好话。

 

“哎,老叶,你冰箱在哪儿呢,快点的让我把巧克力放进去啊不然待会儿得化了。”

黄少天跟着进了屋,转头转脑袋地找冰箱四面一看才发现这屋子确实小,一卧一厅一卫的,顶多能住个俩人,再多个绝对嫌挤。

 

“看一圈儿还没找到?”

叶修施施然地早就坐回到客厅里的小沙发上了,也不担心黄少天找不到。就在阳台旁边儿的拐角。进了门错开两步就能看到。

 

“我放头一层了啊冰会儿再吃。”

黄少天立冰箱门口,里面杂七杂八放着一些熟食还有一袋子干馒头,冰箱柜门儿上立了一排榨菜咸菜,下面儿一溜儿饭扫光老干妈豆腐乳。

 

啧啧,堕落的单身上班族。

 

黄少天放了巧克力进去,正准备关门儿嘲讽嘲讽叶修这惨淡的冰箱库存。就听见那边儿人发了话,像是随口一提。

 

“第二层里头有一杯子看到没,看到了就拿出来。”

 

黄少天摊着脑袋往里头瞧,贴着角落有一玻璃杯,里面儿满满当当大半杯的深绿色。

 

“哎,这什么玩意儿啊,不会是那什么喝了会拉肚子的蔬菜汁儿吧。”黄少天想到了某部小时候看过的动漫,也没想就开了口。其实他倒也看出来了。

 

果不其然。

“人民群众太穷苦,哪儿买得起那么多蔬菜。绿豆汤,认不出?”

 

“切,开个玩笑呗你真不幽默。”

 

“嘴能堵上就安分会儿。”

 

黄少天哼哼两声,端着杯子把儿一口气灌了大半杯。

 

莲子,百合,绿豆沙。

还挺了解他,里面儿绿豆去了大半,就留下了清爽可口的汤和丁点儿绿豆沙。

 

刚好解渴,又不会喝的太撑。

 

 

初次见面,倒也没人觉得尴尬。赶上七夕情人节,外面儿到了傍晚堵得慌,叶修大概也就随口说说要留黄少天吃个晚饭,怕他刚好赶上外面儿激素乱飙的男男女女,堵在路上不好回去。

倒没想到黄少天想也没想的就答应了,搞得叶修沉默了半晌。

 

天天加班儿,他这绿豆百合莲子都是托了楼下的老阿姨帮忙买的,难得周六空了下来,大早就起来熬了一锅子绿豆汤。除了这个,冰箱里还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

 

“少天,只有红烧牛肉。”叶修表情严肃,交代道。

 

“不是早说过了,能混你碗绿豆汤我都要笑着回家了,哎,这真是你熬得?”黄少天不甚在意地挥了几下手,抄了两盒泡面碗摆到桌子上。

 

叶修看着黄少天的背影,微微弯下去的脊椎被饭桌上空的吊灯照出一个温柔的弧度。

 

哎哎,哪儿好像有点儿不对。

 

“哎,黄少天你手里拿的什么!”

“哦,你冰箱里的鸭脖子和叉烧肉啊。”

“主意打到哥明天口粮上了你胆儿倒是挺肥啊。”叶修觉得有些心疼,明天又要出门儿备粮食了。

“我说老叶能不能有点儿生活质量啊,今天是七夕你懂吗!七夕!再说了只吃掉叉烧的话,鸭脖子在冰箱里会觉得寂寞的!做人不能这么残忍啊!”

……

“一鸭脖子还能摊上什么寂寞不寂寞的。”

“鸭脖子也是有尊严的!”

“……”

“行,为了鸭脖子的尊严。加餐准了。”

 

5.

走的时候夜都深了,叶修给叫了出租车在楼下等着。回去的路依然堵,大概有着不夜城之城的这座城市,今晚会成为情侣的不眠之夜吧。

 

两人边吃边聊,互损了一会儿就开始抢鸭脖子,你一个我一个,筷子在小小一个塑料袋上方你上我下地就打起了架,最后黄少天干脆扔了筷子徒手上战场,抢了叶修筷子上夹着的最后一块鸭脖子。

 

叶修举着筷子有点儿无奈地看着黄少天得意洋洋的晃了两下手里的战利品,三下五除二就满嘴油光地啃光了,啃光了便算,还得干举着光骨头挥挥两下。

那样子别提有多傻了。

 

回家的时候,黄少天在副驾坐着,完全忘了看计价器猛跳的数字。对着脑袋顶儿的红灯嘿嘿笑着。司机倒是面容和蔼,估摸着这小年轻和对象儿处的挺愉快,今晚大概是过的挺美的。

哎,年轻人就是好啊。

 

黄少天想了会儿,结果啊了一声儿。

 

哎,不对啊,结果他最终也没让叶修今天吃了巧克力啊。那家伙不会放冰箱里给干脆忘了吧?

 

我去,简直失策。

 

 

6.

七夕过去后巧克力的热潮也开始了慢慢减退。销售员们开始在本财年的最后关头算起自己的指标量。

 

黄少天五指如飞,在键盘上像只花蝴蝶儿似的,敲得特别有韵律。

嘭,一个回车,清清脆脆,干净利落。听着就能想出主人松一口气的好心情。

 

“哎嘿嘿,今年指标的计划数超啦”

“我靠黄少你人干事,我指标量还差百分之十好几呢”

……

“我去啊啊啊黄少天求闭嘴!!我特么报表数目又打错了啊啊魂淡!!!”

 

 

7.

八月十号的时候黄少天收到了好几个快递。

 

出了办公室去前台接收的时候,他伸了个懒腰,转了转因为长久坐着看表格变得僵硬无比的脖颈,打了个大哈欠。

 

“哎,MIYA,都谁寄得啊,我记得得有个从G市来的吧,啊不对,是两个。”

“黄少今儿快递多啊,你也逛淘宝吗”
前台的小姑娘边说着从桌子下面推出好几个堆在一起的盒子。

 

“嘿嘿,不是啦今儿是我生日来着,高中同学说是寄了礼物今天到。我记得是有两个吧,哎说起来好久都没联络了结果一过生日人家还记得给送了礼,搞得我挺不好意思的。”

黄少天走了两步,趴在前台的大理石面儿上,向前伸了脑袋。探头探脑的看。

 

“哎,过生日啊,生日快乐啊!这儿一个,G市的,姓卢,哎,这边儿还有一个,我看看,嗯,姓喻。还有……啊,还有个姓叶的。”

 

“嗯,两个G市的都齐了就他俩。还有个姓叶的……”

姓叶的。

嗯??姓叶的???

 

黄少天快手快脚地从侧面钻进人前台的地盘儿,一手抄了小姑娘手里的小纸盒子。一眼就盯着名字死看。

 

寄件人:叶修

收件人:黄少天

 

我靠!!!这特么要说是同名同姓老子保准不打死他。

 

对对,看地址。

XXX路XX号XX广场5楼2908室 

叶氏

黄少天放下了一颗保准不打人的心,结果好奇心倒是给吊的老高,真是叶修啊,到底寄什么了还这么巧刚好卡在他生日这天送到。

 

背过身完全忘了数自己还有几个快递盒子,黄少天回头抄了剪刀,手指飞快地就拆了透明胶带。

 

一个铁盒子,里面儿铺了一层锡纸。

上面躺着几颗歪瓜裂枣的,看着就没什么胃口的……

 

巧克力。

 

 

8.

黄少天无语地嘴角抽动了一下。

 

他小心翼翼地捏着一块儿像三角形一样的小块儿,放到嘴里尝了尝。

确实是自家巧克力的味儿。这口感,这味道,这滑爽。

 

他倒是没怀疑这是叶修啃了一半儿给送回来的。

 

这味道不能再熟悉,只不过……确实不是黑巧克力的苦涩。

有奶味儿,有甜味儿。

 

黄少天看着手上沾着的黏糊糊的咖啡色,舔了舔门牙上已经化了的巧克力。然后眯着眼睛笑了。

 

他大概能看见叶修皱着眉头一脸嫌弃,用刀将那板黑巧克力切成了碎块儿,又用热水温的化开。或者还得不停加了奶和可可酱搅拌着,大概会因为甜味儿太浓郁呲着牙满脸不情愿觉得腻味儿。

 

或者可能还糊了一锅。

 

等到巧克力酱快要凝固住,笨手笨脚地用筷子或者勺子卡了样子。做成了这盒子不忍直视的…..爱心…巧克力。

 

粘稠的巧克力在口腔里滚和了一圈慢慢进了咽喉。

黄少天好像觉得自己知道叶修为什么总说巧克力齁得慌了,甜的简直牙根儿疼。神经末梢上都一丝一缕的,酸疼酸疼。

 

一颗进嘴后,黄少天盖上了盖子。说实话,叶修这巧克力鼓捣的,真挺不忍直视的。大夏天的,都糊成酱了。

 

准备掏出铁盒子扔了外头的纸盒时,黄少天意外的发现了一张纸,他以为是快递的发货单,想一想又不是淘宝卖家发来的,哪儿来的发货单。

 

一张简陋的A4纸。手写的字,肆意又潇洒。

 

黄小学弟:

 

能给个及格分儿吗?

 

黄少天抖着纸啊了一声,都没来及顾忌形象,粘在牙上的巧克力和满脸惊讶,要多蠢有多蠢。

 

叶修早知道了。

 

9.

 

黄少天是大一领社会实践表格的时候知道的叶修,无意间听到他们学院的辅导员和另一个院的老师说着杂七杂八的琐事和八卦。

 

在那段无聊的八卦中,他听到了他们学院这个传说中大一到大三年年神出鬼没,靠着GPA拿了三年一等奖学金的奇葩学长。

 

黄少天在学校的时候常在图书馆角落里看到叶修,大部分都是叶修那个年级满满当当课多的时候。

那块儿的桌子上堆满了他只听说却从未想过去看的书,书后头是埋着脑袋睡觉的叶修。

 

从他大一到大三,从叶修大三到毕业工作。

 

黄少天大二结束的时候在学院组织的实习介绍会里和叶修头一次说上了话。那是叶修唯一一次作为高年级学生代表参加学校的这种活动。

 

“哎,学长,是不是实习生在公司里都挺惨的啊端茶送水都是必须的每天在打印机旁边儿来去如风啊,还有还有,会不会总得加班儿还没工资啊。”

 

叶修那时候被半拉子学院的小学弟小学妹在门口给堵了个水泄不通,一帮子带着求知和崇拜的小眼神搞得他头有些疼,还有认真的更是拿着纸和笔随时准备记,给叶修弄得内心直叹气,一个头有两个大。

都怪自家弟弟出的馊主意,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所谓优秀人才的潜力与不可错失性。

 

结果他刚说了有什么就问,最多回答三个问题后,一个声音透亮的男生就从人堆的后两排垫着脚尖儿往他这儿挥手,问的问题傻乎乎的。离得不太近,人又多,他也没看清人长什么样,就记得一把清亮干净的声音和话不停顿的连珠炮儿。

 

还有闪着光,带着笑的一双眼睛,穿过一排排参差不齐的黑脑袋棕脑袋黄脑袋,直直地穿透到他的视网膜上。

 

人群散场的时候,他在会议厅的大门口好像听到他的同学喊他少天。

 

哦,叫少天。

 

毕业后他进了自家公司,上手了工作流程最后在弟弟的怒目瞪视下坚持当了个小小的部门经理。每天忙得要死要活,加班儿是常有的事儿,隔三差五回到家就是九十点钟,他又懒得开车挤地铁,好在自家在市中心原有套老房子,小了点儿,他一个人倒是也够了。

 

学校里的事儿早就模模糊糊只留了层快要消退的薄影儿,结果头年毕业回学校拿些资料的时候,他也就随便扫到一张纸,刚好看到奖学金的名单,顶头上三个大字,黄少天。

姓黄啊。

 

然后,然后一年365天这么过,这个名字也就惊鸿一瞥似的,记了一天或者几天。慢慢就褪到记忆里的二线区域去了,大概没人提,就会真的忘了吧。

 

 

10.

 

黄少天是在大二那年去辅导员办公室领奖学金的时候,发现自己对那位带着懒散笑意,时常在书堆里埋头睡觉的学长有了莫名其妙的关注和扯都扯不走的注意。

 

所有的偶遇都是刻意的巧合。

 

桌子上那张表上是那年叶修班上学生的毕业去向,学号在第一个的叶修后面跟着一片谜之空白。大概唯一有用的信息就是作为联系方式存在的手机号和QQ号了。

 

手机号一存就是一年,静静地在列表里从未在任何通话和短信记录里出现过,但是那11个数字好像特别顺溜,看几遍就能背得出。

 

 

11.

说起来,要是喜欢一个人怎么办?

卖他巧克力呗。

 

他不肯买巧克力怎么办?

亲自送呗。

 

他回送了…亲手做的巧克力..怎么办?

诶?

恭喜啊,你追求人追求成功了呗。

 

 

2014/8/10 发件箱

to叶修      6:30 PM

老叶你心够黑的啊,啥时候认出来的啊?你还装的挺像,我喊叶先生叶先生的时候你是不是特别乐啊?

2014/8/10 发件箱

to少天      6:32PM

哪个销售员这样让人买巧克力的,你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怎么样,少天,大份儿的生日礼物,哥及格没?

2014/8/10 发件箱

to叶修      6:40PM

也就勉勉强强刚过线吧。

 

12.

 

哎我说,谁跟你们讲的,GODIVA销售部都是用QQ缠着客户卖出去的巧克力啊?

 

天真,幼稚。

 

  

END



以及...一个WTF的剧场....


WTF


我靠…黄少看不出啊,你啥时候搭上叶氏的啊!可以啊你!

 

啊?什么叶氏?

 

还哪个叶氏啊整个H市也就那么一家人人都知道的叶氏,就是它!

 

诶?没啊不不不我觉得你误会了,我,咳咳不认识叶氏的人啊,咱就一卖巧克力的屁民哪儿会认得那种大集团的高层啊你想太多了。

 

哎哟我去,黄少你简直在逗我?别跟我说你还不知道啊?

 

知道什么啊?总不会是叶氏要找我当代言人吧哈哈哈他们那种公司有没这种需求的啊。

 

经理没跟你说?叶氏昨天高层专门打电话来买了你整个指标量的货哎!这么大事儿你居然不知道?

 

……不,我并不知道…..

 

 

嘀嘀嘀。

2015/2/14       收件箱

From 叶修     2:14PM

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指标量的所有巧克力,都是我买下的。

 

2015/2/14       发件箱

To   叶蛇精病  2:15PM

昨晚,床头柜上的药,你是不是没吃?




本来准备不再捣乱了...结果和基友聊天突然冒出来的想法= = 

我可能是来卖GODIVA安利的_(:з」∠)_  不要在意巧克力是怎么卖的

...把自己销售出去就好了_(:з」∠)_ 

这样算的话,七夕贺,少天生贺,情人节。都囊括进去了【。

蛋蛋你为什么喜欢半夜看文...._(:з」∠)_ 

评论(30)
热度(221)

© 零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