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本命,叶攻,叶黄。
洁癖重。因为真爱。

【叶黄】日子 番外1+2

很OOC,慎入啊。

【合点文】微笑着凝望/老叶宠黄少的文!无意识放闪光弹闪瞎队友的那种!【算符合了吗?


番外1 特效感冒药

 人食五谷杂粮,难逃一劫。

感冒这事儿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常规病,但是鼻涕流起来要人命。

夏天感冒无非就是空调开得低了,睡着席子晚上被子还踢了种种。要说中招几率,也算不得小。

 

叶修倒是有两年没感冒过了,宅在家里也没什么冷热温差的。所以,说到这儿,感冒的人选就出来了,少天同志。

 

前两日在家里折腾一通,背了包袱飞回蓝雨的黄少天,睡了一晚,第二日起来便觉得鼻子堵堵的。开口闭口一股子鼻音,黏糊地语速都降低不少。起初还觉得不可置信,凭什么的就感冒了!感冒真的太烦了好嘛!一边想着一边迅速左右回头擦了一张餐巾纸。抱歉,鼻涕它在宣告存在感。

 

这事儿也瞒不了人,开口一说话就人尽皆知,更何况咔哒咔哒的鼠标键盘声中还夹杂了不和谐的擤鼻涕的声音。

夏休期还在收着尾,战队的哥们儿也就来了个大概。上午黄少天坚持着训完了日常,中午吃饭的时候喻文州端着餐盘就一脸和蔼地坐了对面儿。温温和和又不容拒绝。

“少天,感冒了?”

“嗯…见鬼了简直。”拖着鼻音说的有气无力的,黄少天举着筷子在餐盘里戳戳,提不起劲儿。平日里五花八门的菜色,如今味同嚼蜡,一点儿食欲都没有。

 

“下午回去休息吧,吃点药。再拖下去严重了就不好了。”

“啊…..没那么严重吧队长,啊...吃药啊好烦...没胃口….”药都是胶囊,说不上苦不苦,就是说不出的……烦躁。

“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吗?”喻文州想着要不然看看蓝雨周围有什么味道好的餐馆给叫点儿来。

“没有….没胃口。哎哎队长你别担心啦,下午回去我找点儿感冒药吃吃睡一觉就好啦。那什么我先闪啦,队长中午也去休息吧。”

 

黄少天干脆住了手,放下了筷子。面对一盘子没怎么动过的菜心里有些愧疚。食堂阿姨平时老喜欢他,给盛的菜都只多不少。结果这么着一看,都得浪费了。

 

“好,找不到去队医那里看看,不知道下午在不在。”

“嗯嗯,先闪了啊拜拜!”

 

中午回到宿舍开了空调就干脆钻进被子里,大太阳闪的金边儿晃的眼睛都睁不开。知了一刻不停地鸣着。窗帘一合,方寸之地便显得太过安静,安静的……睡不着啊。

黄少天一边抽着鼻子,在床上烙烧饼,左滚滚,右滚滚。手机捏在手里一会儿黑屏一会儿又给按得亮起。电量给活生生捣鼓下去几个百分比。

 

拨吧,反正那边那家伙也不睡午觉。

 

电话响了三声果然接通,话没出口一溜鼻涕就要出来,黄少天心里一边暗咒着一边耳朵肩膀夹着手机就大声地擤鼻涕去了。

这边儿叶修半眯着眼,给近在咫尺的噪音惊地精神一震。捏着手机边儿就拉开了距离。

这是….感冒了?

 

“老叶你干嘛呢干嘛呢干嘛呢…..哎哟我去,太特么难过了话都说不清楚,简直有违老子形象。”

“感冒了?”隔了一两秒叶修才回道。

 

“我去!烦死了简直见鬼啊,好好的就感冒了,你说说我几年没感冒过了啊,”顿了一秒,“哼哼,肯定是你前儿晚上把我毯子都卷走了,你得负责负责负责!”

说话果然不如平日里通常,长句子中间还顿了一次吸鼻涕。

 

叶修一边儿听一边儿就满脸嫌弃,明明一人一条摊子,半夜里这家伙总得踢翻了自己的来抢他的毯子。又卷又拱,抢不得还能踹他两脚。早上一起来他自己毯子都得滚到地上去。

“感冒了就去吃药。”

“烦烦烦,没胃口啊我想喝汤啊排骨汤排骨汤排骨汤。”

“去吃药。”

“排骨汤排骨汤排骨汤。”

……

……

“你们那儿汤不是多,叫文州,或者小卢给你买去。”

“不吃不吃,小卢还没来呢,大热天的你把人一孩子往外面儿呲出去你人道不人道啊。”

“声儿都这样了还话多,是不是找不到药?”

“排骨汤啊…..排骨汤…”

 

黄少天哼着鼻音也不搭理叶修的药药药,就觉得得非喝排骨汤不可,还得是自家楼下那个老王烧的。汤熬得浓浓的肉也炖的酥烂,一扯骨头就和肉能分开。够味儿。

也不知道是生病的人是会脆弱点儿还是犯蠢点儿,这么点儿小毛小病地就赶着一通电话的,黄少天脑子里划过念头觉得自己太小题大做,又觉得做起来理所当然,没有半点儿不自然。

是不是谈恋爱的人智商都得降低?

 

叶修听他冤魂儿似的念叨排骨汤,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着,手里窗口一缩一点,喻文州的对话框就跳出来。

“文州在吗?”

“?”

“少天感冒了?你们没给弄点儿药?”

“前辈这就知道了?,少天那里没找到的话让他下午去问问队医。”

“没给看着吃下去,那他八成就糊弄过去了。”

“…叶神给说说吧,…”

“弄点儿泰诺给塞嘴里,灯一拉门一关就行了”

 

喻文州后半拉话还没打完,看完对面儿的回复又慢慢删了。

不是啊叶神,这种事……你行你上啊。

 

这话当然是不能说的,心里吐个槽就。该做的必然还是得做。

“好的,下午我再去看看。”

他犹豫着黄少天没胃口这事儿是不是得提提,想想又笑。芝麻蒜皮儿,这事儿轮不到自己说估计。

 

“老叶干啥呢不出声!”黄少天嚷了几句又糊了几张餐巾纸。耳朵里传来叶修一会儿一搭子密集的敲键盘声儿,我去,这人不是还在搅和他的BOSS吧。

 

“喂喂干嘛呢你,肯定一脸嫌弃的吧我觉得我都能看你那副要死不活的表情了!”

“没嫌弃…”说着仍是一脸嫌弃的表情,“药找到没?找到就吃,吃了就睡。”

 

一通电话实在无聊的紧,内容无聊口气无聊。结果谁也没先挂,直到手机在空调间里都开始发烫,叶修揉了揉额头,才严肃点儿地表示滚去立马吃药去。

 

 

黄少天捂着发烫的手机,在床上又蹭了几圈儿,慢慢觉得有了睡意。

醒过来就听见敲门声,一下一下的。中间还有间隔,听起来不温不火,礼貌。

那便只能是喻文州,手里端着打了包的粥,黄少天鼻子不通气儿,闻了几下发现根本就闻不出个味儿,鼻塞着呢。

 

脑补出的香味四溢根本和嗅觉神经搭不上,一下子又泄了气儿。

喻文州手里带着碗,放了一版泰诺。说了句,估计你也不会去找,奉命带了药过来,快些吃,吃完好好休息。

 

奉命两个字轻轻带过,黄少天正拨拉着塑料袋里的饭碗。看起来像是没注意到。

说谢谢,又突然转回去从小冰箱里拿出一瓶冰镇矿泉水。塞到喻文州手里,然后转了脑袋就半推着给送到门口了。

“队长太麻烦你了啊,外面还热着呢你也去歇会儿吧,我就不留你了啊当心一会儿感冒传给你了。谢谢啊我会吃的!”

 

那碗粥最后也没动,最里面的塑料袋都没解开。闻不到,更吃不出味儿。人生真是太艰难。

 

喻文州边走就边开了QQ列表,果然才不久找过他的人已经隐身,头像黑乎乎一片沉寂。

“已经送了药,别担心了。”

QQ下一秒就抖起来

“干大事儿呢,不在。”

自动回复。

这位是装死呢?好笑地摇了摇头,收了手机。总觉得有好戏看啊。

 

 

再晚上的时候,外头的热度退了些去,薄薄的余晖将窗帘透成夕阳的黄色。看起来暖暖的色调又觉得遥不可及。

再醒来的时候黄少天还有些迷糊。不知是吃了药的缘故还是压根儿没睡醒。咚咚的敲门声和敲在棉花堆上似的,听起来像天边儿传来的,一时半会儿都没反应过来。

 

开门的时候都晃晃悠悠的,手上劲儿带不上,拉了个小缝儿就停了。门外一股湿热气儿就冲着缝隙一股脑儿地扑进来。本来就不怎么清醒的头脑一下子给糊的发晕。差点儿甩手把门给关了。

 

是真晕了吧,门外这人,哪儿来的?

 

“中减速DEBUFF了你?赶紧的关门。”

 

好像真晕了。照着胳膊捏一下,我去,这特么不是假扮的。

“嘶——别动手动脚的,注意点儿啊。”

 

“我去,老叶真是你啊,怎么...真跑过来了。

叶修一手拎着鼓鼓囊囊一个布袋子,另一手冲着黄少天脑门儿就一个爆栗子。

 

“醒醒,满口话里不都在表示你来你来么,哥感受到召唤就飞过来了。给你当回召唤兽,爽不爽。”

叶修扯了扯领口,走到桌边放了东西想着找张纸擦擦汗,低了眼就瞧见满纸篓的糊成一团的餐巾纸。

满脸嫌弃,一览无余,毫不掩饰。

 

“老叶你这什么表情!!”黄少天站在原地呆了几秒,眼睛能睁大点儿了就发现自己先前脑补的表情果然看到现场版了。鼻子眼睛眉毛都不差样儿。

 

“就你看到的表情。”

叶修靠着小床边儿坐下,抬起脚在黄少天小腿上蹭了一脚

“赶紧倒了去,满屋子病菌。”

 

黄少天一边儿嘴里嘀咕一点儿偷瞄那个桌上立着的布袋子。总感觉闻到排骨汤的味儿了,太科幻了。

扎好垃圾袋子放在门口。拖着拖鞋也没了刚刚的磨腾劲儿。脚步啪嗒啪嗒地就转回来。

“是排骨汤吧!是吧是吧!!”

黄少天一边儿扯布袋子,一边儿眨着眼望着叶修。

“你猜。”

猜个锤子,袋子一开不就看得到了吗,无不无聊。

 

袋子里是个保温桶,这下也不用猜了,叶修总不至于无聊到拎着保温桶带来一桶热水。

 掀开盖子的时候热气一下子就冒出来,保温盖底部沾着水珠顺着倾斜的角度慢慢聚成一道水渍。

 

黄少天装模作样地闻了一口,舀起勺子就开始吹,没吹几下就往嘴里送。喝了两口又回头看坐在床边的男人。

 

汗珠儿给空调吹地不见影儿,满身的风尘仆仆从坐姿就可见一斑。叶修看起来还是不带精神,斜着斜着看起来就要歪到床头去了。

黄少天就嘿嘿两声,一边在碗里找排骨,一戳,排骨肉抖着就从骨头上掉下来。啊呜,进嘴。

 

“哎,老叶你累不累,在这儿歇一晚再走吧,要不要我分你半碗汤喝喝~”

 

叶修已经半歪到床头靠着了,小腿叠着搭在床外。半阖着眼,眉梢儿一挑

“你吃的出味儿?”

“吃得出啊必须吃得出,老王的汤味道赞赞赞,做梦都想吃!”

“真吃得出?”

叶修眉梢落下,两边儿齐齐又有了些弧度。嘴角的笑看起来颇为诡异。

“真……吃得出”
“哦,那敢情好。”

 

黄少天便捣和了两下,又回头看叶修。看了两眼一声卧槽就蹦出来,口里的汤差点儿没给喷出来。

“老叶你搞什么鬼,这特么什么玩意儿,是苦瓜吧!是不是苦瓜,我勒个去,什么时候搞出来的!”

“哟,发现啦,”叶修摸摸下巴,笑的越发开心“哥下午专门儿跟老王交代的,天热,怕你上火。加根儿苦瓜进去给消消火。”

“……”

“刚不是还说味道好么?”

“嗷嗷嗷嗷叶修来战!我吃了你!!”

 

当然最后满满一桶排骨汤基本是给喝光了,桶底留了几片苦瓜片儿,也是叶修给逼得吃了大半儿才剩下的。

 

吃饱了黄少天就滚回床上,说甚么也不肯站着消食。

 

叶修在旁边半靠着,小床太小,承了两个人的重量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几声。黄少天就往叶修身上缩,后脑勺儿干脆就压在叶修胯骨处。叶修给勒地慌,就推他脑袋。

脑袋晃了两下,移了位子,也没给推下去。

 

“老叶,你真晚上就回去啊,睡一晚吧赶那么急干嘛。”

“少天大大,败家子儿三个字你知道吗。”叶修伸了手去扯黄少天的脸,力气大了点儿,给扯得人呲牙咧嘴的。声音里一股子痛心疾首。

 

“哥这机票搭进去还搭一把住宿费吗。”

“切,小爷身价分分钟涨,哈哈哈老叶我养你呗怕什么,有你吃香的喝辣的!”

黄少天乐,脑袋往后仰,看叶修。

 

“那少天大大给先把机票给报了呗。”

说着就从口袋摸出张机票来,塞裤兜儿里揉的皱皱巴巴的。一瞧,还是正价的。

……

一巴掌煽飞。

“我去,老叶你行不行!回家翻翻存折好嘛!有点儿自觉啊你。”

叶修低了头又在兜儿里摸,掏出张小票。

抬头,老王靓汤。

 

“这个也顺便了呗,对了加了根儿苦瓜老王没给算钱,回头去谢人家啊记得。”

……

一个熊扑被扑到了的叶修,在小木床的吱呀吱呀声中有些担忧。回头要是床塌了,蓝雨给不给报啊?

 

黄少天埋着脑袋嘴里嚷着加苦瓜这事儿做的丧心病狂。叶修环了他脑袋,嘴角微微勾起。

门外的喻文州举着手停在空中。隔音不太好啊宿舍。

 

“下次跟保安说说啊,认准点儿,给个家属通行证啊,老麻烦人文州。”

滚动滚动。

 

“什么家属通行证,没那玩意儿。你一兴欣队长,没轰你出去就不错了。”

继续滚动滚动。

被推下去了。

 

最后叶修还是赶着晚上的飞机回H市了。临走在黄少天脑袋上糊了一把。保温桶洗干净拎在手上。重量比来的时候轻了不少。

黄少天被勒令留在屋里。倒是麻烦了喻文州又坚持着送了叶修一程。

 

黄少天摸着脑袋后面的发丝儿,傻笑了两声。瞥见桌子上多了个药盒子。

白加黑。背面儿翻过来,白天吃白片,晚上吃黑片的说明还被不知道谁划了一道黑线。

 

怎么觉得…感冒好像……好了?

 

喻文州送了叶修到大门口,也就两句道别的客套话。

叶修甩甩手留个背影就去拦车了。脚步不见快,就左手动的迅速,裤兜上摸摸,掏出四四方方的烟盒,打火的时候脚步才停了片刻。

后者倒是笑眯眯在原地停了会儿。看来是憋了一傍晚啊。

 

所以说,特效感冒药,合着不是泰诺,是H市产的叶修吧。

 

隔日果不其然感冒症状就差不离地消下去了。来的快去得也快。

 

黄少天吸两口气,没有鼻塞的世界太美好了。弯着眼在手机上啪嗒啪嗒地按几下。

一条微博就发出去。

耶,感冒好啦!排骨汤治感冒!哈哈哈老王家的排骨汤太赞了。

底下回复迅速就堆起来。起头就是蓝雨的兄弟们,一排蜡烛,什么感冒的黄少太可怕了,说话再也不连贯了。气势都没了像被附身了BLABLA。

底下还有莫名的群众被老王俩字吸住了眼,傻啦吧唧地回复王杰希能做汤?

给黄少天笑的打滚儿。那是我家楼底下的老王好嘛。

 

原本也就其乐融融地过去了。

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发抽,一条微博给转的风声四起。

 

找到源头才发现是条转发投了把火,瞬间就干柴烈火地烧起来。

 

叶修俩字,跟着个V。没了兴欣战队的后缀。可谁看到简介都知道这是哪位大神。

 

叶修那微博也不知道多久没动过,近几条还是之前老早宣传世界联赛那档子事儿。都有人怀疑号是交给工作人员去打理了。

结果就加了三个字的转发,引得一片烈火燃烧。

感冒了。转的是黄少天的微博。

 

知情的人自然是蓝雨的人打头,喻文州慢慢腾腾地转了个火把后,众人像是得了许可证。这把火就干干脆脆地从蓝雨燃烧到兴欣去了。

 

再后来霸图粉都加进来,也不知道怎么回儿事儿。反正烧的是叶修,那就跟着烧呗,总是没错的。烧烧烧。

 

烧了一路,微草的轮回的都出来凑热闹。一把火和奥运火炬传递似的烧的了一圈儿。

 

叶修关了电脑就摊饼一样滚回床上去了,捂着额头就郁闷。手机上的烈火燎原之势简直言传身教地说明了集火那个叶修这句名言。

这日子真是太不好过了。发什么神经就玩儿起微博来了。就是看到黄少天那条死得瑟的微博,没忍住还真转发了。

 

躺了会儿,手顺着就往旁边儿摸过去。空旷旷的,怎么觉得,家里这床是不是有点儿大?

黄少天是瞧准他了,谁也不传染净传染给他。

回头逮到人……

必须……

……

……

传染谁不好,逮着退役的老选手就欺负。

喜欢你呗。

 


以下高能注意,画风突变。个人感想出发。OOC OOC OOC ,请务必慎入。


番外2 从前以后

 

喜欢这种情绪,其实就是靠着本能的事儿。控制不住也控制不了。真要说什么是喜欢,又说不出个道道儿来。

你就只是知道,和这个人在一起,觉得舒服,觉得轻松,觉得想一直一直这么下去。

可能这时候依然不知道这是喜欢,等发现的时候才知道根深蒂固,难以拔除。

 

 黄少天和叶修接触是在第一赛季那会儿,都是玩一个游戏的,水平超出一般高玩,总能因缘际会在游戏里认识。

少年的时候容易有偶像崇拜情节,尤其是十几岁出头的小男生。那时候数起来,提到叶秋和一叶之秋的,没几个不是双眼放光,口中感叹的。甚至联盟刚开始的几届,这种一边儿倒的势头都没下去。

 

不过黄少天的崇拜和一般的公会高玩完完全全的不一样,那时候已经被魏琛找上门,被认为有资格预备出道的黄少天,其实更加坚信自己要走的路是和那个头上风光的人一样,甚至,打败他。

 

和叶秋熟起来是自然而然的事儿,和魏琛一道,打着也好,笑闹也罢。最后总就能和叶秋混到一起去。人和人之间似乎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场,相处有时候不需要刻意思索。有这么种人,似乎天生就能搅合在一起去。

 

前所未有的舒服。

 

黄少天性子里像是一直带着少年人的活泼,哪怕话太多,真诚和友好让他交朋友似乎并不太难。和很多人都能兄弟相称。

 

和叶秋,相处起来简直是理所当然。

理所当然到很多事情做出来,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

 

他虽然闹腾,但是对于人和人之间度的掌握,并不糊涂,甚至更细于常人许多。表面的喧闹,并不意味着他对谁都无条件掏心掏肺。对于和大多数人相处,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比谁都清楚。

 

到了叶秋这里,却变得完全失了控制,甚至于失了控制也不自知。

 

QQ消息不停,公开约战私下里缠着PK。其实也未必是回回都想去竞技场打一圈儿。常常被被噎得慌,但是脸上的笑意就是止不住。止不住,能怪谁?

似乎说说话闹两句就很开心。既然开心,就随着心里的意思做下去了,直到职业选手群里的主力换了一拨,都能知道找叶秋PK的人,总是黄少天打头。常年隐身的叶大神,总因为黄少天的叫嚣会出来冒个泡。

 

他想过叶秋是否对谁都是这样。答案显而易见的不是。像是带着点纵容和放心,让他觉得再往前走两步,似乎也不是不行。

 

走两步,再走两步。停在某个边缘。他们的相处似乎已经到了某种奇异的默契程度。平日里叶修没装死的时候,东扯西扯。双方的战队比赛完,偷溜出去一起搓一顿,互相损损。又带着些细枝末节的保留。

 

直到他拿到冠军,和队友们兴奋地笑闹到半当中,突然想到某个远在他市的人,一想便克制不住,直到电话在无意之间的迫不及待中拨出去。才恍然有了念头,喜欢一个人,是不是就是这样。

 

这种疑惑并没有困扰黄少天太久,想明白不是一件难事儿。关键是是否要说,能不能说,什么时候说。

 

黄少天并不是容易脑袋一热就一头栽进去的人,相反他在这件事情上冷静地考虑了许久。然而显然如今并不是一个把话说明白的好时机。

 

叶秋的情况他并不比几位善于分析的选手明白的少。只因关注的太多。

他不敢说比谁都了解,但是叶秋,他确实懂。因为懂,才喜欢,还是因为喜欢,才懂。说不清,也不用分得太清楚。

 

叶秋退役的事儿他其实知道有不为人道的的内情,相较起其他选手的尊敬和宣告叶秋回来的话。他更希望可以亲自去确认。一贯的联络石沉大海,没有回复。他确实担心,却又并非担心叶秋会真的自此消失。

 

当他等到机会亲自确认的时候,答案果然如他所料。且另一个问题的答案,也隐隐水落石出。

 

只差等到机会,说个明白。

 

这个时间等的并不算非常久。中间知道叶秋的真名后,他也用满屏的话似真似假地指责了几句,趁机骗来一顿PK。

其实名字真的并不太重要,毕竟人总是那个人。

 

叶修挑战赛打赢嘉世的时候,他跟着心里落下了块儿石头。走过一道坎儿,是时候了。

 

准备告白的那天其实心里隐约有了答案,只是世事无常,未必双方有意的两人便能走在一起。这条路一如所有人知道的那样,并不好走。然而有些事,是一定要试过之后才能不后悔的,哪怕是一丁点儿希望。

 

黄少天下了郑重决定的时候,一如他在赛场的风格一样,找准机会,便不会手下留情。

临到机场前他在街角的小卖部跟老板要了盒烟,借了火机点了一根儿。

学抽烟学的早,还不到年龄的时候,开头总被呛到,眼睛被熏得睁不开,喉咙也呛的生疼。烟雾从鼻子里进了大半。抽一口大的能差点儿晕的摔倒。搞不懂为什么就有人离不开这玩意儿。

后来偶尔抽一根才发现已经不会被呛到了,自然而然就能顺着喉咙到了肺部,跟着呼吸一起,刺激地脑中一震。心脏跟着咚咚跳。

也没刻意学,就这么会了。

倒也不是喜欢,只不过抽这么一根的时候笑的通透,都一样,有些东西戒不得。

 

飞到H市的时候反而心情平复许多。

就是一个小咖啡馆,开门见山。

他告诉对面的人自己的感觉,条理分明逻辑通顺。简单而直接。

和你在一起几乎总是很开心,做对手也好,做朋友也好。感觉什么难题都能解决,做什么都很有动力。

我觉得我喜欢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试试。

眼神坚定,面容严肃。

 

黄少天既然找得准机会说,自然是掂量过把握。

这是他压盘最大的一次赌博。

 

叶修那时只是笑,吸管在杯子里戳了两下。说,好啊。

 

 

叶修答应地轻巧。其实并非临时起意。他和黄少天不一样,少时还在学校里和小姑娘有过属于少年暗恋这种能作为经验的情感。

他离喜欢这种感情,一直十分遥远。如果荣耀不算的话。

 

他和黄少天玩儿的多,私交好。但是起初并没有往喜欢这方面想过。他有两个交情太深的朋友,只当黄少天也是一样。

下意识地回两句话,下意识地逗地黄少天炸毛,都像是一种固定的相处模式。

什么都是下意识,像是被输入了指令的程序一样,照着做就好。根本不用次次调节,回回深思。

等到那次找人来过个小本儿,下意识地找了黄少天后,见到真人眼巴巴地赶过来,回过味儿来才觉得有些微妙。

 

那段对话和等他回来的交代,也不是只从黄少天口中听过。然而听到的时候,那种心里埋在角落的缺口散出的东西像是有了盛放之地一样。忽然就觉得疲惫一扫而空。所以才能一字一句给出承诺。

 

当晚苏沐橙就捧着水杯侧面提醒起来。

其实看得多了,上了心的人,要发现并不是很难。

 

不过叶修并没有选择马上说破,一方面自己的情况不允许,另一方面,显然和黄少天的考虑一样,和一个同性长久地在一起,要谋划的事情太多了。如果说出口,那就意味着考虑到之后所有的难题和责任。这需要时间。

 

在这种事上似乎也是有着默契,都在等,又都装作若无其事。

 

时间到了。

千言万语,万千考量。化作了一个好字。以后的事,都一起来面对。

 

朋友到情人的跨度有多大,没有真正谈过恋爱的两人在此之前也并没有概念。其实真的发生了,比两人想到都要自然很多。

他们太熟悉了。

再者,毕竟是异地,真正相处的时间,并不算太多。

 

两人的相处模式并没有太大差别,只不过说开来后明里暗里压着的东西就散了。明明白白的。只有心境不大一样。

 

黄少天开玩笑说觉得他们像是搞在一起很久了。

其实本来就很久了,没有察觉的喜欢,也是喜欢。所作所为不经思考都会暗含着最原始的本能。

 

两个男人的相处之道不像一男一女一样有强有弱,各自天性决定了怎么样相处。生活中和赛场上,叶修和黄少天都不存在弱势的一方。后来真是过日子起来,有时候难免会有摩擦,不过闹了别扭总归有人就有办法度过去。

既然当初决定了一起,自然从未想开用分开解决。

 

黄少天曾经问过叶修是不是自己不说,他就只等着,不会主动。

叶修那时削着苹果皮,皮连成常常的一条。手未曾抖一下。说了句你猜。

闹腾了一通,他才慢慢说起来。其实谁说都一样,你在等着确认的东西,我也在等,不过是个时间差。

说完就将苹果一口塞进黄少天嘴里,堵了后者一嘴的话。

 

人在成长中总是得学会取舍,或多或少都要舍弃掉一部分。伴随着代价一点点的增多,遗憾也随之点点积深。

或者有一天你突然发现,有这么一个人,你愿意和他分担一切,也愿意和他分担你的一切。荣辱与共。

然后你就觉得要抓住。

 

幼稚,天真,撒娇,时不时的犯蠢跳脚,是因为你能让我卸下所有防备,对着你变得开心无忧。

纵容,逗乐,放任,有时候想到你觉得会心一笑,是因为你能让我卸下身上的担子,对着你变得放心轻松。

 

一起经历了从前,也一起经历以后。直到七老八十,白发苍苍,可以告诉对方,此生没有留下最大的遗憾,是因为有你。



真完了。life and to be with you 。

第二篇最近受了刺激画风突变成这样真是..十分的抱歉。难得少女心爆发..果然像蛇精病。

这么多字,写的多糟糕不论,动机和初衷就是喜欢这两个人和叶黄这对CP,如果能写得出深沉的爱意,根本也不用这么多废话轮到这儿说,可惜嘛,不会写文....

最后,谢谢几个坚持叶黄的妹子,无论说没说上话,看到你们就觉得挺开心的。默默划到战友这一行列。就是表达个心意吧...

评论(32)
热度(279)

© 零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