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本命,叶攻,叶黄。
洁癖重。因为真爱。

【叶黄】日子 03

OOC的飞起....可以说因为配乐太魔性了吗?...顺便...尾巴读(yi)(ba)这样...

啊....不科学过头的话可以告诉我...来聊聊天也行啊


03 方锐大大总是能看见什么

 

世界联赛的余热告一段落后,叶修手里积了一堆一堆的活儿得干,还都是大义凛然的名头,赛后的全部复盘和分析,说大点儿这都是下次为国争光的筹码。

毕竟能和这么多国家的不同选手交手,即使对战时间仓促了点儿,那到手的经验也有一点儿是一点儿的,这种经验简直是羡慕都羡慕不来。

 

叶修就捧着这堆令人羡慕的资料,整日窝在家里,忙得比起第十赛季也不遑多让,给那个做个总结视频的,给这个搞个失误整理的。场上看还不觉得,事后一溜儿地分析简直头痛,哎你说说那个谁,这低级失误出现在国际赛事的事后整理上,不是给他添事儿嘛,得重点标出,严肃批评。

末了,分析文档上还被大号字体加黑加粗,废物点心

 

哎,点心大大你怎么总是撞枪呐。

 

虽然不用带着君莫笑冲锋上阵,但是为了更好地做分析,叶修也会用自己的账号卡试着模拟应对手法,说起来除了一直暗搓搓享受此等特殊待遇的兴欣队员们,啊还有那个剑圣大大,这教科书这么悉心“照顾”的殊荣,哪个不是在战场上被虐回来的。

 

好在喻文州身为队长好歹也能帮点儿忙,初步资料和整理思路还是能提供一下的,就是人家接下来还要忙蓝雨的事儿,叶修被黄少天掐着脖子揽了剩下来的事儿,黄副队做的太称职了。先前还一道穿同一队服呢,转眼队友爱就光光净了。

 

勤恳的领队换来喻文州笑眯眯且极其真心诚意的感谢一枚。

 

艾玛谁需要感谢啊,材料拿来再谈。

兴欣的老队长一如既往地关心着战队的未来,和仓库。

 

说到整理分析,少不得得给黄少天开小灶,尤其是整理到夜雨声烦的部分,黄少天上蹿下跳地就怒嚎此处实乃失误做不得数啊不准剪辑进去,啊那边儿的错误早就成为过去式了不信来试试,一说试试什么的就开始黄少天的日常了,啊叶修来PKPKPK来来来尝尝本剑圣的新招儿叽里呱啦叽里呱啦的。

 

叶修给烦的恨不得捏着黄少天的脖颈儿给丢出去自个儿玩儿去,头也不转就回道,剑圣大大你为何还不回蓝雨复健啊,再不跟队友配合训练,以后上场看到张新杰还等着奶呢就玩完儿了啊。

 

黄少天哼哼两声表示叶修脑子都给word糊傻了,蠢毙,训练软件联网就行,刚才和鸭梨山大帝嘴炮了一通呢,边打边嘴炮,给酸爽的。

哎哎,什么去帮忙刷个本儿还跑到现场这种黑历史可别提啊。

 

再说,这不是能多呆一天是一天嘛,回头过几天真得走了留他都不干呢。

 

反正最后人没撵出去,叶修给他的分析文档也做完了,干脆就应了PK,挑了视频里相应的职业,捡了黄少天几处失误地厉害的地方给模拟模拟。

 

对手的加点方式猜个七七八八,到底也不是全能猜准的,哪怕是教科书,其实模仿个八九成都了不得了。

叶修还有点儿手生,感叹了下退役的老队长没人权,见到他就给拉进BOSS战的浑汤里,趁着人其他战队的大神都在做训练,君莫笑一出手,简直鬼哭狼嚎风卷残云地就把每周的BOSS给带回家了,魏琛隔着几条街可劲儿地拍手称快,跟叶修这不要脸的组队简直通体舒爽。

 

手生说的是有段时间没好好跟职业选手来一把了,联赛的时候哪怕需要他“场外辅导”也是注意着火候分寸,以免影响第二日的比赛。

 

说这么多铺垫,就是叶修的小号开场两把统统给跪了。倒不是说跪得多惨,就是开头就让黄少天一振雄风,给得意的不行。

 

哼哼唧唧的椅子都要坐不住,扭来扭去还一个劲儿往叶修这儿瞟,小眼神儿满都是呵呵呵呵嘿嘿嘿嘿的。

 

所以说剑圣大大的机会主义又不是吃素的,一不当心就着道儿了。

资源触手可及,他自己那点儿视频早就暗里看个滚瓜烂熟了,针对训练也时时加进日程表里,不说脱胎换骨,也得容光焕发一把。

 

夜雨声烦提溜着冰雨在竞技场里转圈圈,围着叶修那号的尸体就差翩翩起舞了,和主人一个德行,小样儿给嘚瑟的。

叶修一反常态也没出言刺激刺激,撩上一撩。倒是夸赞了两句

“剑圣大大特别行啊,不错,哥看了很欣慰。”

 

“呸吧老叶要点儿脸啊你,你就躺着欣慰呢吧呵呵呵呵”说着夜雨声烦又绕着挺尸的小号转了一圈,呲一下还给来一记平砍。

 

叶修掸了掸裤子,侧弯着腰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卡来。黄少天一见不用猜都知道是君莫笑,那张小卡片儿他就是闻着味儿都能认出来。

 

再见的时候就是夜雨声烦和老交情君莫笑了,竞技场简直成了这俩的私下约会地,就是内容暴力了点儿。

 

“哎,这边儿,不行啊少天……”

“……”

“傻了吧,绕背。”

“……吃我一剑!!哪儿跑哪儿跑哪儿跑!!!”

 

两人傻的不行,坐地近在咫尺还非得语音,顺着网线的声音带着点儿电流的呲呲声儿,也不知道是谁打了电话来。叶修也不嫌,乐呵呵地就没事儿放两句短小精悍的嘴炮。

 

黄少天叽叽咕咕嘴里不停,啊,然后就跪了。

叶修也没学他死得瑟,千机伞一抖开,撑着小红伞就在原地坐下了,就坐夜雨声烦旁边儿。还发了一个表白的动作表情。

“老叶我跟你说那个手机响了你知道吗,我心里着急就影响发挥,跟你说啊不算不算待会儿得重来啊。”

黄少天转个圈儿盘腿反坐在椅子上,一脸正色。然后蹬出腿用脚趾夹叶修的大腿上的肉,给叶修拧的一个激灵。

 

“黄少天你学学好啊,想当螃蟹啊,煮了你吃蟹黄信不信。”叶修吸口冷气儿,认命地伸手够旁边儿的手机,交给黄少天。

 

黄少天反手抱着椅子背,还一晃一晃的,看的叶修直担心他连人带椅子得翻过去。边儿晃着还边儿哼哼了两句,也不知道是什么流行歌曲,小苹果小苹果的,嘟囔两句也不知道是忘词儿还是怎么地,火火火火就火过去了。

 

叶修想了想开始开了口

“少天,我说吧其实你到是挺像大型犬的,就看起来傻呼呼的那种,上次在街上还看到那个蠢蠢的记得么。哎你尾巴慢点儿摇晃,眼都花了。”

叶修一脸打趣儿说的跟真的一样,说完自己没忍住就给笑了,真挺像的,晃来晃去,头上的栗色发丝儿在阳光下都发亮了,软软的还挺蓬松,一头小黄毛甩法甩法的。

 

这边儿黄少天一听,椅子也不晃了,看那样子就得马上嗷呜一口扑上来讨个公道。

 

结果那边儿门响了,叮咚叮咚的门铃都给按出节奏感了,叮叮咚咚,叮咚叮咚,差个鼓点儿就能演奏了。

不知道是谁这么猥琐。

 

开门一见叶修就了了,带上门就开口

“废物点心你能干点儿好事儿吗,传你的资料看了吗?还来祸害哥的门儿,回头跟沐橙说给你单独加训啊。”

 

觉得猥琐的时候就该想到是方锐这厮,可惜点心大大训练完就出门晃过来了,不然看了那个文档,刚才门铃就不是这么小清新了,估计能配合着黄少天的火火火火完成伴奏。

 

还没到卧室门口黄少天一个扑腾就奔过来了,嗷地一声挂在叶修脖子上,给叶修一下子勒地喘不过气儿。

“嗷嗷老叶你说谁是狗呢,我要是长尾巴头一个就用尾巴勒死你!知道吗知道吗知道吗!!!”

 

叶修赶忙拽下脖子上的手臂,把扑腾来扑腾去的黄少天拉下来。也没脸教训方锐了。

 

黄少天一看是方锐,好家伙一个阵营的。挥挥手打个招呼,然后一本正经的说

“叶修不要脸。”

叶修就眨巴眼。方锐正对着黄少天,背对着叶修,可劲儿地点了点头。

 “嘿嘿,叶修不要脸~”

黄少天挑着眉毛声儿都卷起来了。

叶修继续眨巴眼,方瑞继续点点头。

 

然后黄少天就被叶修揪了耳朵,一脚踹在屁股上给踹回卧室了。

黄少天嗷的一声来,嗷的一声去,嘴上炮火转移又嚷嚷开

“就你方锐,乱打电话,不然我都把老叶干翻三次了嗷嗷嗷以后就给你铃声设成小苹果,一响起来就知道是你,分分钟拒接拒接拒接!!!

 

方锐在旁边眼观鼻鼻观心地,内心就目瞪口呆了,怎么就成小苹果了啊卧槽,那么魔性的歌哪儿配他了,搞得他看起来很猥琐似的,他怎么就猥琐了啊,猥琐那是一种战场上的需要行吗!说猥琐谁都比不过他黄少天的经历啊,瞧瞧魏琛和登峰造极的叶修啊!有点儿见过场面的人的样子好嘛!

想着想着就嘀咕出来了

“我怎么就猥琐了我…”那说的,是真挺不理解的。

 

“本来就猥琐!”

黄少天扯着嗓子从屋里就飘出声儿来,叶修斜着眼一脸理所当然也撂了这么一句。

异口同声。

……

方锐大大你还好吗?

 

叶修整顿噪音完毕,呵呵呵地就瞅着方锐,说反正来了给你现场看看海无量的视频,今儿给你开开小灶,回头回去再品味品味给你特制的文档,特别够味儿。

方锐搓搓手开心啊,想当年叶修还做队长的时候为了鼓励他们,那视频给剪辑地叫一个帅啊,心花怒放地。

……

……

啊….,惨烈的嚎叫声从卧室中传来,不久后就变地更加惨,惨绝人寰。配着黄少天清亮的小嗓音唱着小苹果,幸灾乐祸地味儿别提有多浓了。

 

总之等方锐离开的时候不禁怀疑起了人生,那个暗地里其实挺….体贴的叶队哪儿去了……一脸悲痛的点心大大完全忘记了陈果是叫他来喊叶黄二人去吃饭的。

不过也算了,两个混蛋,吃不到活该吧就!

 

黄少天挺开心的,死道友不死贫道,方锐被虐的惨兮兮的心里平衡多了,好歹他那个,啊,都是过去式的视频被扣住了,谁也看不到呵呵呵呵,不过还是得指责一下叶修趁职务之便对选手造成了巨大的心灵伤害。

 

一乐吧,下午就一直哼小苹果,你~是~我~的~几个字还拉的特别长,听的叶修特别想给他脑壳儿上敲一记,就说如果有尾巴就好了,给他拽一拽就能听话。

 

被洗脑了一下午的叶修活儿都没干进去,干脆放了个假帮兴欣抢BOSS去了,搞得几个公会会长敢怒不敢言,还给不给活路了!强盗君莫笑说好今儿不来的呢,欺负他们自家战队的大神都训练是吧,不跟退役的大神计较。

退役俩字儿憋的咬牙切齿的,腮帮子都憋凸出来两块儿。

 

晚上叶修心情挺好,黄少天在浴室洗澡的时候又开始哼哼他也没觉得烦。小苹果顺着浴室稀里哗啦的水声一起传出来的时候叶修无意识地跟了一句….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跑了点儿调儿听起来哪里怪怪的,叶修就赶紧住了嘴。眉头沉了几分,脸黑黑的。思索自己是不是太放松被话唠要带着跑偏儿了。他觉得有点儿不太好,习惯简直太可怕。

 

 

觉得可怕的其实是方锐大大。

叶修发完视频和分析后没几天,也不知道是早有准备还是一时兴起,叼着他的烟就晃到上林苑去了。

方锐看了文档心情正抑郁着还没恢复过来呢,叶修一进来就招他,烦得要死,污染空气就算了上楼梯的时候还哼了一句——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把方锐给吓得,想着不能够吧,果然叶修也没看他,顶着俩黑眼圈儿正晃悠着爬楼梯呢。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排尼玛一排卧槽刷频刷的他脑子都得当机了。

小苹果夫夫你们还能好吗!

叶修的画风自从搬走后就不正常了他自己知道吗!

为什么每次都是他看见这种糟心事儿啊!

以后战斗在八卦老队长和剑圣的第一线可不能怪他啊!都是被逼的!!!

TBC


要上火车啦~最后一丢丢存稿PIA上来

后面写了1000字就写不动了...QAQ....嗷嗷嗷


评论(6)
热度(175)

© 零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