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本命,叶攻,叶黄。
洁癖重。因为真爱。

【叶黄】日子

啊...会OOCOOC不科学

不太会写东西..就是自己的私心....吧....OOC过头的话告诉我就好QAQ我会自刎谢罪的


01 归

 

八月初的天气正是日头毒的时候,回国的那天天气预报说好一个字晴,到了飞机场真被晴空万里一把的张新杰心里算是松了口气,难得天气预报靠谱一次。昨天收拾衣服有几件没干透硬得收起来的时候别扭得他简直口不能言。

总之,张新杰很满意,他推了推眼镜,算着待会儿回去必须先把那几件衣服拿出来晒晒。

 

一飞机的人连带着选手,翻译和跟随的工作人员回到首都机场的时候还是有点儿激动的,算不上阔别已久,但是这一去一回,手上到底多了个不一样的东西。拿出来金灿灿沉甸甸,看一眼连日的疲惫都能消几分。

荣耀世界联赛第一届冠军奖杯。

哎哎,所以说有叶领队在,拿不到这个奖杯根本不符合设定嘛。

 

一下飞机叶修就掏出他的宝贝烟赶忙地顺进嘴里,吸一口精神了点,招呼着众人交代两句,大伙儿先回去歇歇,晚点儿去总局走个过场开个会,完后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喻文州听着拿出了个小本儿翻了一页,看看差不多没什么事儿,点了点头表示领队说的这话能信。

 一伙人除了黄少天跟在叶修后面儿还在小声嘀嘀咕咕就属张佳乐精神头最好,怀里跟揣着宝贝似的搂着金灿灿,笑的特别得意。

说到这宝贝,当场接下后,叶修回头开个玩笑说干脆交给张佳乐全权负责,含金量杠杠的给乐乐过过瘾。张佳乐跳着脚嘴上反驳了几句,手上倒是没停的接了奖杯,嚷了几句叶修得瑟个屁老子现在也是冠军,还是国际型的。再之后就没撒手了。

 

捧怀里在飞机上都没放开,特别尽职尽责。叶领队在途中就夸奖了好几次。

坐旁边儿的张新杰给晃得眼疼,倒时差就属他最辛苦,苦不堪言。在位子上姿势换了几个都睡不着。为了解决民生问题,张佳乐叫了个毯子带着奖杯一起盖住了,兴奋完了他抱在怀里,自个儿睡得挺香。就是张新杰到最后也没睡着,尤其还惦记着几件没干的衣服,脸色看上去就四个字,面容憔悴。

 

累是累了点,值当。

 

首都这边给定了酒店,中间这会儿空档给歇歇,晚上开个会总结总结总结,老冯挺不容易的,6号晚上说辞就连赶着整好了,真情实感地就等着回来给这队代表中国,或者说世界荣耀电竞水平巅峰的队员们说道说道,夸奖夸奖。尤其是叶修,没给整出什么幺蛾子,省心地让人感动。这顿接风宴得上档次,五星级酒店当晚就拍定了。

 

领队和队长都不是爱说废话的,尤其是叶修,选手管上场,领队前前后后负责的东西多的头痛,完事儿后手里还一堆资料视频等着整理分析。

看着没啥事儿能散赶紧散了,那头张新杰脸难看的他都要看不下去了,速度放人吧就。

 

打完招呼,走的七七八八就剩苏沐橙和方锐等着他们老队长一道,喻文州留在最后和叶修对了对日程。

临走叶修吐了个烟泡泡,神色沉痛道

“文州,把你们队的话唠捎走,”叶修手上还夹着烟,顺着身侧指过去,黄少天好容易安静了会儿,给这么一指眼睛又瞪大了。

 

“捎走个屁,就跟着你,快别抽了熏死了,对得起这么好的天气这么好的气氛嘛!领队好好当啊注意下形象!形象呢?”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喻文州,喻文州好脾气地笑了笑,刚好黄少天一口话念叨完。

 

“还没解散呢,少天还是叶队继续看着吧,我这里还有报告要再看看,晚上得用。”

喻文州提了提肩上的挎包,侧头看了看黄少天

“少天精神不错。”

 

再之后喻队长步子也比往常迈地快了几步,挥挥手就去门口拦车,尾气一喷,刺溜儿就走的没影儿了,干净利索。

难得黄少天一句队长慢走好好休息都没跟上喻文州的动作。

 

方锐和苏沐橙在一边儿接头交耳,笑的一如既往地猥琐,眉梢动一动都透着大师级的猥琐气息。等叶修看过来的时候,一人笑眯眯,一人装地一本正经,瞪着大眼睛瞅着领队,潜台词就是咱一心跟着领队走,特真诚。

 

黄少天,苏沐橙,方锐。

叶修眼角扫了一圈儿,一个两个的都不省心。

 

“撤吧都,”说了半句眼神又回到黄少天身上,“黄少天你安分点儿啊,哥头疼。”

 “头疼那是你抽烟抽得,跟你说老叶你就是缺乏锻炼,看到没,人这次德国那个哎哎还有英国那个队长,人也是打荣耀的身材就特别好,你看看你……”

 

黄少天一步并两步蹦跶到叶修旁边儿,从叶修身材在众选手中的低迷地位没两句就换到晚上的接风宴……

“肺活量就你最好。”说是头疼的叶修接话倒是挺及时的。

 

方锐和苏沐橙跟在后头,两人对看一眼,就呵呵呵呵。前面两个不自觉的,不在一个队还不知道,来了机会这七拼八凑出一个国家队来,就是一路闪光弹放过来的,走哪儿闪哪儿,和跟踪导弹一样。

 

苏沐橙顺手就来了一张,一沉稳,一蹦跶。一撮撮的身高差,一样的队服,一样的挎包,一人背左边儿,一人背右边儿。

方锐扭着脑袋一瞅,啧啧两声,不忍直视,正撇嘴就看见前头不知道黄少天说了什么,叶修照着他脑门儿就敲了一记毛栗子。

哎哎,前头谁说沉稳的,给去了去了,叶领队的沉稳跟这儿放就不合适。

 

发送。

苏沐橙_兴欣V:[图片.jpg] 回来了。

 

在这个万里无云阳光灿烂的日子,叶领队拖家带口地回来了。

 

 

02 阳台的烤鸭味儿

吃完一顿接风宴后国家队就算解散。再之后夏休期也没多久了,休息调整后剩下的日子,职业选手就得将重心放回和队友的磨合以及配合训练上,接着就是踏上十一赛季的征程。

 

叶修退役后再接过领队的职责也算是光明正大地继续在荣耀折腾了,家里的支持好歹让他心里搁了十几年的石头落了地,走下去只剩轻松,和坚定。

倒是家里的弟弟给郁闷的有小半个月没理他,不过最后关头还是在直播夺冠的时候发了条信息祝贺,感叹号一溜一溜的。

 

生活如此美好,趁着万事皆顺,叶修和黄少天合计合计干脆就在上林苑后头两条街的小区买了房子。比起上林苑更加隐蔽点儿,离得也近。没事儿过去溜达两圈,还能顶着老队长的名头发光发热一把。

 

房子是装修好的,家里的物件儿照着叶修的意思就是大件儿买买,小件儿缺啥淘宝上搜搜得了。他就对电脑的配置上心。

被黄少天一顿叽咕给否决了,加上苏沐橙给提建议,去宜家扫荡了几天好歹家里也像点儿样子了。连厨房里都设备俱全,锅碗瓢盆儿柴米油盐一个不差,黄少天起初还犹豫,想着自己也就会煲个汤,厨房弄得太豪华好像也用不太上。

 

末了苏沐橙意味深长及其肯定地说,能用上。黄少天琢磨半天觉得有猫腻,不在苏沐橙身上就在叶修身上,看苏妹子眨眼又点头的,难不成叶修还能下厨房,黄少天被自己的异想天开吓到了。

 

厨房暂且不提,黄少天对新家的阳台特别喜欢,弄了个浅蓝色的布艺窗帘儿,后头还隔着一层防光的帘子。好家伙那一拉起来黑天白夜都分不出,某些时候,需要第二天赖床的时候简直是神器。

 

源于对窗帘的热爱,阳台成为黄少天除了电脑前最喜欢待的地方。早晨能吸几口新鲜空气,晚上没事儿还能看看楼底下的野猫打架,是个好地方。

每天一早嚓一声拉开,万丈光芒洒进来,伴随着黄少天中气十足的嚷嚷,叶修的一天就这么从闭着眼皱着眉头开始了。

叶修也抗议过几次黄少天叫他起床的方式,比如啊就可以换成酱酱酿酿的方式,未果。干脆就买了副耳塞晚上一塞,随他去了。

 

叶修某天抽空回了趟兴欣,关心了下苏沐橙和方锐的恢复训练,顺便溜达了一圈儿和老魏斗了斗嘴皮子,抽了几根烟,临走还被关榕飞塞了张材料单子让注意注意。

回家的时候就看见黄少天又杵在阳台那旮旯儿不知道在干嘛,他走近过去跟着探出脑袋往外瞄了瞄,没发现什么异常,还当天上能掉银武呢。

 

“杵这儿看什么呢?”

“啊,没没没,没看什么,老叶你回来啦,看到魏老大没?”黄少天被叶修挤过来的脑袋吓了一跳,关了阳台门,退了两步靠在墙上打马虎眼儿

“老魏一天见儿的就在那儿待着呢还能去哪儿,我估计老板娘伙食又提了,看他小肚子又突出一圈儿”叶修边说,顺手开了空调,又回头眼带笑意地扫了扫黄少天的肚子。

 黄少天给他扫的下意识就去摸自己的肚子,拍了拍,挺紧实的,还能摸出两块儿腹肌来。就回了一个白眼儿


“去去去,看个屁,我肚子好好地,再练两天腹肌都能二变四了,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出去一圈儿减掉的小肚腩当心又追回来啊。”

 叶修掀了T恤的下摆看了看自己的腹部,出国一趟忙里忙外的伙食又吃不惯,好像是减了一圈儿。哎,不提就算,摸法摸法好像有点儿饿。

 

“唉唉唉我说老叶你干啥呢,大白天的耍流氓呢。”

黄少天一边嫌弃一边盯着瞧,真看见叶修平平的肚子他倒是有点儿可惜,以前软软的躺上去特别舒服,现在看上去舒适度就降低不少。回头试试看,不舒服就给养回来。

 

一觉得饿叶修就觉得有点儿不对,抬头诡异地看了黄少天两眼,拖着步子慢悠悠地拉了帘子开了阳台门,然后吸气闻了闻。

 

“哎——我说老叶”黄少天后脚就跟上去了

叶修抿着嘴角,似笑非笑的

“我说少天大大杵在这儿是在思考什么严肃问题呢,原来是当望鸭石。”

 

叶修冲着黄少天又做出吸气的动作,就闻见由远及近若隐若现的一股子烤鸭味儿顺着楼底下传进来。

黄少天觉得自己被调戏了。

 

闻了几下叶修就关了门,顺手就去找泡面了。一边听黄少天碎碎念说他发现这个烤鸭味儿每天定点开播总能顺到自家阳台上来,还就这几天突然出现的,闻地人心痒。

 

“来一碗吗”叶修柃着水壶的盖子,一股白汽糊了一脸。

黄少天倚着厨房门边儿上还在诉说被烤鸭味儿折磨了好几天的事儿,中间无缝对接了一句,啊,要的,来碗鲜虾。然后又开始诉苦水。

 

叶修捧着两碗泡面出来,听完就评价了一句

“那味儿闻着有些齁得慌,珍爱生命啊少天。”完后就开始吸溜泡面了。

黄少天跟叶修屁股后头,接了泡面碗一脸痛恨,跟烤鸭比起来泡面真是太寒酸太不能满足食欲了。

“哎老叶你也觉得有些齁啊,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呢,可是真的好想吃烤鸭啊烤鸭烤鸭烤鸭烤鸭!!”

叶修从泡面碗里抬了头,黄少天吸溜地正香,嘴里还念叨着烤鸭烤鸭烤鸭。

“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啊,泡面要哭了。”

黄少天瞥了叶修一眼,举起叉子就叉到叶修碗里,卷起一溜面条就扯进自己碗里了,

“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呵呵呵呵呵。”

叶修动了动叉子想以牙还牙,觉得有点儿幼稚,最后也没动手。

作为对叶修说吃碗里看锅里的反击以及没吃到烤鸭怨念,黄少天这天吃撑了,叶修摸了摸肚子,觉得没吃饱。

 

等第二天叶修下楼买包烟的功夫,再回到家就给惊呆了。

便是没想到剑圣大大手速快,脚速也快,这才出去多大会儿功夫,进门就看见盘着腿窝在椅子上的黄少天,满手油光还捏着两根儿吃干抹净的骨头架子,嘴唇上油光擦亮的反着光,听见门响一抬头就冲叶修笑,笑的两排牙亮蹭蹭。

 

叶修猛吸一口烟,冷不丁看见这油腻腻的笑,就给呛了,咳了几下一闻满屋子的烤鸭味儿。走近一看饭盒里的鸭子都给吃光光了,黄少天手里举着鸭骨头,还冲着叶修挥了挥

“嘿嘿嘿,老叶吃么吃么吃么我喂你~”

 叶修扯了几张餐巾纸,有些嫌弃的拍掉那只满手油光的爪子,吃个屁啊,别说这股子油耗味儿,饭盒里都给啃光了,剩俩骨头还挥挥,看给得瑟的。

 

“油耗味儿”

叶修就坐在床边,看着黄少天餐巾纸糊的满天飞。

 

也没得瑟多久,等晚上屋子里味儿散的差不多的时候,黄少天就在床上打滚儿了,不知道是吃的太油腻还是真的油耗掉了,总之……吃到了心系已久的烤鸭的剑圣大大,拉肚子了。

 

叶修老神在在地坐椅子上,戴着耳机,手下的键盘噼啪响,雷打不动。

黄少天起初还声儿挺大地嚷嚷鸭子辜负了他的一片心意,还有黑心商家简直可恨毁掉了一只本来能变成美食的鸭子,到最后厕所进出几次后就只能哼唧了,蜷在床上裹着薄毯子滚都滚不动。

 

叶修听会儿觉得不对,耳机摘了一会儿都没声儿。回头一看黄少天缩在那里就剩一小团,脸色都有些发白,和白天吃鸭子那红光满面的简直对比鲜明。

空调开着,叶修也没点烟,就嘴里叼着过过干瘾,丢了烟扯了键盘啪嗒啪嗒一阵敲,跟对面儿的魏琛交代了一下说有事儿,BOSS就交给你了云云。

 

叶修掀了给黄少天揉成一堆的毯子,手贴上额头,还好没发烧。

黄少天没力气,眼皮都耷拉着,感觉身边儿来了个温暖源,在席子上整个人拱啊拱的脑袋就钻进叶修怀里去了。

叶修给拱地没了脾气,张了嘴到底也没舍得再提什么油耗味儿。

说起来常在街边吃,哪有不掉坑的。原来在嘉世门口常年撸串儿吃,他自己倒也中招过一次两次,其实也挺正常的,就是轮到怀里的这个就有点儿舍不得,大概不蹦跶不话唠的黄少天太不科学,惊悚地有些受不住。

 

把人给翻过来,叶修搓了搓手,掀了黄少天的衣角把手贴进去,捂在胃上,手里带着温热的余温在胃上轻轻揉着,慢慢转着圈儿再捂到肚子上。力道轻柔,手凉了再搓搓,放回去接着揉揉。

叶修半边身子靠在床边,屋里静悄悄的也没开灯,只剩空调扇叶噏动的时候发出两声动静,天黑下去后连带外面的知了声也停了,对面的电脑桌上难得也是黑压压地一片。

 

说起来,别人家日子是怎么过的来着?大概七八点钟的光景,有人在厨房里忙活,有人坐在客厅里,听着电视机里新闻联播的声音,等着一家人一起吃晚饭,讨论讨论邻里琐事。这些他似乎都没经历过,记忆里深刻的就是手里的键盘鼠标,和挥舞着战矛的一叶之秋,后来换了君莫笑。大概还有没变过的就是这么多年以来耳边一直的嚷嚷声,从千里之外的网线那头到现在的近在咫尺。

也挺好的,一个家,两个人。

 

叶修脑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想东想西,揉的自己都有点儿犯困,手劲儿一松就停了,虚虚地扣在黄少天的肚子上,眼睛没闭多久,怀里的脑袋就开始拱,叶修睁开眼,鼻腔里嗯了一声也没听到回应,脑袋又动了动,他轻笑了一下又搓搓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揉开来。

 

等黄少天终于安安分分地睡着,叶修的手掌都搓的红彤彤。睡意也没了,黑乎乎里眼睛亮亮地睁地挺有神。

叶修把半个上身都拱进怀里的人慢慢抬起来,放回床上,塞了一个靠垫到他蜷缩的怀里,按了床头灯的开关,瓦数不高,昏暗暗地看起来柔和又温暖,空调温度给调高了几度,叶修扭了扭僵硬的脖子,甩甩手就钻进厨房了。

 

等黄少天迷迷糊糊再睁眼的时候是被一阵香味儿给香醒的,下午拉肚子给中午吃的全整没了,肚子空空如也。仔细一闻,一股子米粥的清香,还热腾腾地,受了折磨的胃就蠕动起来,咽了口口水,擦擦眼睛,黄少天觉得简直不可置信。

 

叶修居然没在电脑前祸害网游里的劳苦群众,手里捧着一小瓷碗儿一步一步慢腾腾地从厨房挪过来,屋里床头灯昏黄的光照在叶修身上,看起来格外温柔,特别不符合正常画风。

肚子也不难过了,睡也睡饱了,粮食都端到眼前了,黄少天觉得自己又复活了,嘴巴动动就准备开口确认一下眼前的叶修是不是被穿越了。

 

叶修看他要说话,挑着眉就开口了

“别说话啊少天,省点儿力气,吃么,哥喂你。”

行吧,一开口就知有没有,是叶修没跑了,他中午的台词都给反利用了,太会见缝插针。

 

黄少天支起身子准备接碗下肚,接的时候不知是身上没力气,还是碗太烫,刚捧起来就差点儿滑下去,好在叶修手快,接住碗底,粥也没洒出来。

碗里是澄黄浓稠的小米粥,小米挑的好,不像是放久了的旧米,熬得喷香四溢。小米粥养胃,对于现在的黄少天来说就特别合适,他瞪着眼睛看看碗又看看叶修。

叶修挺无奈的,说着玩玩的,这感情是真得喂了。

 

一手端着碗,一手用勺子搅动,慢慢地举起来,吹一吹,叶修尝了一口,觉得大约不算烫,再开始舀了第二勺。黄少天有些猴急地坐不住,屁股挪了两下,眼看着第一勺盛起来就要进嘴了,结果转个弯儿就拐进叶修嘴里了。

其实他平日喝惯的粥都味道浓郁,小米粥实在清淡了点儿,鬼知道为什么叶修手里的这碗就这么香,香地根本忍不住。

 

等叶修一勺一勺开始喂,黄少天的血量也一点儿一点儿开始回复了,一边吃一边嘚啵嘚啵,又开始讨伐黑心商家,粥也不太烫了,叶修就一勺一勺地灌,听他嘴巴不停就加快速度,搞得黄少天话没说完就得张口,花了一秒钟想了一下,还是吃粥比较重要,就放弃讨伐了。

 

吃饱喝足后,叶修轻飘飘来了句

“就是,都得怪那鸭子,下次瞧见鸭子哥帮你削它。”

鸭子觉得自己特别无辜,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就怪到它头上了。

 

总之从鸭子事件过后,黄少天总算知道叶修的隐藏技能就是下得厨房,而且做得挺好,反正他觉得喷香喷香的,吃完后那天睡觉都睡得倍儿香。然后家里的泡面自此就被无情的驱逐了。

 

 



QAQ

奔向OOC的巨流一去不复返

考完试回家把海报贴上,看到老叶的第一反应就是...“那个黄少天给我来一个”......

疯魔了......





评论(27)
热度(630)

© 零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