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本命,叶攻,叶黄。
洁癖重。因为真爱。

【叶黄】丛林之战

- - 想看卡徒paro..感觉这个野望不会实现了.自给自足.OOC啊OOC /肉

好多设定不记得了,半拼半凑+乱诌...最后还是在丛林里来一发算了。不会写.....随便看看吧_(:з」∠)_...OTZ第一次写肉...好耗字数啊

说明:

联邦以卡片为武器,卡片由特殊的材料制成,用笔和特制的液体在上面画出图样。卡片分等级。能量卡为驱动,分星级。不同的卡片用处不同,需要多卡槽的度仪,卡槽不够战斗需要更换卡片。叶修的度仪只用能量卡和千机。用卡片战斗的人称为卡修,制卡的称制卡师。团体作战需要专门的指挥,最厉害有四个。叶修为联邦卡修第一人,制卡大师,四大战术大师之一。

五大学院对应几个冠军队伍,佣兵团对应公会,正式的卡修团对应战队。荣誉第一卡修团对应冠军。

因为利益问题被五大学院的嘉世驱逐,叶修流亡于野外,被迫只身进入丛林山脉寻找材料用以升级千机卡。路上拉扯了兴欣佣兵团,意图回归。

QAQ想看卡徒设定....这些是不大记得了自己乱拼凑的.



黄少天有些疲惫地抹了把脸,随即便强行打起精神。小心翼翼得放出了自身的感知确认周围是否有逼近的危险生物。

丛林的危险远远超过学院内部的比斗。他因个人风格原因,在跟蓝雨学院的卡修团出这次任务中不幸与团队成员走散。

丛林不比市内,失去消息便难以联络,单人匹马更容易迷失在丛林中。

 

他不知自己该继续往深处走,寻找队友还是向边缘先行返回。

指南针受到磁场干扰时灵时坏,继续下去的危险指数不言而喻。只是这次任务有些特殊,是他主动要求参加,此时要无功而返哪能甘心。

 

蓝雨学院此次接到情报网的消息,近来在H市周边活跃的兴欣佣兵团的团长疑似嘉世的前头号人物,联邦第一人叶秋。几次与各大学院在城市边缘与丛林的交接处有了摩擦,制高阶卡片的稀有材料大部分都落入了兴欣的手中。

 

黄少天是学院内部的正式卡修团副团长,这种寻找稀有材料的活计还不用他操心,只是几番下来,下面上报上来的情报声称兴欣佣兵团的团长作战方式古怪,实力强悍。大大小小的亏在他身上吃了够。打听一番,其代号君莫笑。

 

出现强力的卡修也并非他决定亲自探查的原因,关键在于归于其作战方式古怪的描述。出招迅速且方式多变,气刃攻击音波攻击等方式层出不穷,运用卡片的飞行技能也诡异异常,速度和轨迹多变,难以锁定,甚至光盾防御也十分出色。

可怕又难以置信的是君莫笑的卡槽只有一张卡,联邦至今以来从未有过。败退回来的下属一致声称此人攻击方式变幻之间未曾换过卡片。其卡片幻出的武器形态为伞,名千机。

 

各种信息经过分析后,蓝雨的卡修团团长喻文州和其余三大学院团长初步判断可能是叶秋,只有他是联邦内唯一一个擅长所有攻击形式的卡修。

在各个学院的分属佣兵团都在头疼的这位神出鬼没,专抢材料的人物时,黄少天接到了叶秋的私人联络传讯。

让他主动参与这次探查的原因便是,叶秋联系他的联络传讯代号从大名鼎鼎的一叶之秋四字变为了君莫笑。

 

黄少天一手抚着手腕上度仪,以便随时应对丛林的突发状况,面上神色却有些咬牙切齿。该死的叶秋,搞失踪就算了,搞了花样回来就是血雨腥风,还有脸叫他前去帮忙,帮忙就算了,竟然只是要要收集石墨这种低阶的制卡材料,简直忍无可忍!他的身价是收集石墨身价吗!

 

脑海里有些分神的黄少天没有注意到自己外放的感知有些动荡,错过了捕捉前方低空中飞速掠来的黑影的机会。

待到距离足够近时黄少天方才惊醒,好在他手速足够快,身体协调优秀,黑影逼近之时,度仪已经启动,幻出的光剑冰雨握在手中摆出战斗姿势。

他侧身避过黑影的飞行轨迹,手腕翻转由下自上斜挥上去,冰雨在空中闪出一瞬而逝的淡蓝色幽光。

哪知冰雨并未触及对方,能量的反馈震得他退了一步,稳住后黄少天欲发动光剑的光刃扫去时便看到黑影以难以想象的轨迹于高速飞行中停了下来,待他看清黑影的相貌,对方开了口,满是调侃意味

 

“哟,剑圣大大这是迷路了?”

 

我擦,得来全不费工夫,罪魁祸首叶秋!

黄少天一时张口无言,看着对方渐渐接近过来,手中的光剑都忘了收回。只在心里翻滚起了一条条的文字滚动。

 

“少天,见到我这么惊讶?”

“惊讶个屁!突然出现想吓死我啊!!丛林里还玩儿低空飞行你是嫌死得不够快还是死得不够快啊!还有你这一身破破烂烂的战斗服怎么回事儿啊现在就这么穷吗好点儿的战斗服都买不起啊还出来折腾人,不对你快交代到底怎么回事儿你就突然被嘉世驱逐了!”

 

黄少天放松了下来,又皱起了眉头,压低着声音抬眼盯着眼前的男人叽里呱啦放出了一串质问。面上却有着显而易见的欣慰和惊喜。

只是叶秋的穿着看着太寒酸,面色也憔悴了不少。最近动静闹得有些大,他又是好奇又是……有些心疼。

呸,鬼才心疼。还有大把的帐没算呢。

 

叶修闻言只勾了勾嘴角,并未直接回答,带着些焦躁的意味揉了揉太阳穴,随后拉着黄少天向着他之前选的方向前进。步子迈地有些快。

 

“叶秋!快交代,堂堂斗神混成这个样子简直!哈哈哈!哎对了你刚刚用什么挡了我的冰雨一击啊是那把伞吗是吗是吗?”

 

“看来哥的名声又传遍大江南北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叶修拽着黄少天,一边打量两边参差的树木,丛林的树木大多变异,与城市的不可同日而语,他靠着记忆选择了较为安全的方向。估摸着时间,看来待会儿得找个地方歇一夜。

 

“叶秋你别跑题你赶紧给我说说,还有你飞行的气流卡果真没换过,直接用千机攻击也用的是同一张卡片么这么神奇快说怎么办到的!”黄少天跟着叶修,暗里也观察者周围,只是嘴上未停。

虽然身体仍然被丛林腐朽又潮湿,夹杂着变异生物的气味刺激的绷得紧紧的,精神上却因旁边的人在身边而下意识地放松了许多。

 

叶修在一处树木略微稀疏的地方停了下来,用脚搓了搓地下的泥土,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几颗加索科的变异树木错落地分布在周围,泥土颜色正常,没有大型生物排泄物的气息。基本判定安全。

 

经过确认后,叶修撤下了拉着黄少天的手,换了稍微放松的姿势。

 

“哟,蓝雨新的战斗服不错啊。啧啧,有钱人。”

叶修好整以暇地打量着黄少天,与他印象里其实差不太多,但又感觉太久太久未曾见过。学院直属的卡修团的战斗服自然是全力打造的,有变化倒也只是小改进,不过相比下来他身上的简直就是拉不上台面。

 

谁要听你说战斗服了!扯什么淡呢!

黄少天也没闲着,和叶修一样经过自己的判断后觉得基本安全,外放了薄薄的感知以防万一外基本放松下来。

 

“别扯了,说吧,叫我帮忙是怎么回事儿,就你一个人吗?你拉扯的那个小佣兵团呢?”黄少天没在提及嘉世和驱逐的事,脑中打个转其实大约是什么状况就清楚了。关于开启传承卡片与校长陶轩的利益有了矛盾,接下来的事往坏处想想就明白个七七八八了。

 

叶修看着仍有那么点儿坐立不安的意味

“哎,在丛林里不能来根儿烟,收集好了材料这次得早点儿回去”他自言自语般地嘀咕了几句,又侧过头瞥了眼左手边黄少天身后的大树,随后收回了视线,神色有些古怪,

 

“之前碰到了一小队落单的诺玛蜂群,赶跑了后准备露宿,我到周围巡视,感知到熟悉的气息就过来了。”

诺玛蜂群成群出动,若是主动攻击人类那意味着觉得受到挑衅,不死不休。

蜂群的音波攻击和毒素都不是好对付的,叶修说的轻松,估计也是苦战了一番,难怪战斗服看起来有些损伤。

 

黄少天一边思索一边后退几步,揽了一些松软的落叶,就慢慢靠着离自己最近的一颗树坐下了。

他铺好了两人够用的“地铺”,用眼神示意叶修过来,等叶修靠着他坐下来后心里不知是怎么泛起了奇怪的….满足感。似乎自进入丛林以来的,胸腔里的不安和焦躁在看到这人的瞬间都慢慢像被大海般的安心感湮灭。沉甸甸的。

 

两人一时无语。

丛林不适宜过夜,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愿意逗留过久,更何况是走单的两人。只是竟然生出些并肩而坐也不错的念头,像是错觉。

 

 

叶修找来了干木枝点了火,勉强用了一个小火堆用来夜里取暖。丛林里遮天蔽日的树木和古怪的藤条植物让人难以分清昼夜,只靠自身判断。

叶修不比他人,自流亡以来自己逼不得已在丛林里几进几出,单枪匹马走了好长日子,断断续续的累积有了经验,他选好的地方,一时倒也不用担心有丛林生物偷袭,只是必要的戒备总是需要,两人说好分上下夜守夜。

填饱了肚子后你问我答地零零散散地聊清楚了叶修被驱逐,被迫交出原本传承的卡片,又制出了不受限制的千机,只是升级需要的材料犹如无底洞。再远些的计划,成立兴欣卡修团到建立规模够大的基地与五大学院抗衡,争夺联邦荣誉第一卡修团的地位,想来更像天外之书,不知从何而起。

 

黄少天嘴里叽里咕噜跟叶修说着微草的王大眼儿不顾身份亲自下场,又在边缘抢了他们蓝雨佣兵团的材料,G市的哪条街道上又有了幻卡做的新广告,而且是他剑圣黄少天的战斗视频,模特就是他,特别帅气,特别酷炫,客流量增加了十倍。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树枝在地上划拉,偏近夜晚的寒冷气流似乎都没压住这些家长里短琐事的氛围。

叶修扭头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他流亡前最后一次用原先的通讯卡片时,黄少天的留言像是海浪卷起的潮水般淹没了夹在其中的他人传讯,满满都是他的声音,吵得他头疼,有些烦躁又有些微的难过。那时候他要走的路还看不到方向,太艰难。断了联系才好上路。

 

听完后毁了联络卡,一时就失去了联系。黄少天暗中打探他的消息他也都知道,只是不方便出面。

如今时机差不多,真见了面他又觉得先前的难过夹杂着欣喜和愧疚,像振动的鼓面一样,牵地他胸口发闷。

哪有刚确立了关系的恋人….就这么玩儿失踪的。

 

“老叶哎,我说你”黄少天追忆完了琐事,抬起头看到了盯着他出神的叶修,扔了手上的枝条,就扳正了叶修的脸,对着叶修深沉漆黑的眼睛说

 

“你一定要回来”

没了你这个联邦多没意思,更何况……

 

叶修的脸被对方的双手虚贴着,一时动不了,只有掀了掀眼皮,眼中的漆黑随着弯起的小小弧度化作了流动的汪洋,温和又坚定地卷起了周围的空气。看的黄少天有些呆愣住,傍晚潮湿的空气仿佛都干燥起来,脸上和脖颈处都蒸腾起了温度,烘地人心跳加速。

 

“那当然。”

 

三个字,不重地在耳边响起,像是回应和承诺,没有往常的欠扁又嚣张的气势。和最平常的“我会的”,“好的”一样的语气。

黄少天来不及反应,话音刚落,就被眼前放大的人脸吓得回了神。嘴唇上不属于自己的热度贴了上来,烫的他脑中的一根筋直跳。

 

卧槽…..这特么的就亲上来了!!???

他忘记了闭眼,映入眼中的视线是不熟悉的苍天大树和诡异扭曲的植丛林物,连带着奇异的动物气味混杂着丛林特有的潮湿和泥土的腥气。

这特么的是在丛林啊!要人命的丛林啊!

 

“唔…呃..”

叶修按着他的后颈微微发力,在他唇上辗转厮磨,拽回了他处于荒谬又兴奋之间的走神。

黄少天终于闭了眼,狠了心般的腰部用力,双手从滑落在叶修肩肘处向上抬起环住了对方的脖子,用力一冲便将叶修整个人都推地靠在了树干上。

要亲是吧,那就亲个够!

 

他一腿跪在叶修伸直的双腿之间,另一腿卡在叶修的左腿外侧,整个人都向前扑去。

他偏过头,稍微拉开了两人的距离,舌尖舔了舔虎牙的牙尖,嘿嘿一笑,重又贴了回去。他用牙齿轻咬着叶修的唇,一点一点地从左到右,咬了一圈儿随后用舌头滑过一遍,最后将被他折磨了半天的唇瓣含在嘴里吮吸。

大概稍用力的些,叶修觉得下唇又麻又痒带着刺痛。说实话不太好受,又觉得好笑。于是就笑出了声,哼笑了两声。果然惹得还在舔舐的人不满,黄少天有些恼,翻了眼皮抬头瞪了叶修一眼,却又看到叶修弯着眼角,眼里流光似水的笑意,更加郁闷了。

接吻怎么还不专心啊,笑个屁。

 

叶修失踪前不久他们才从闹别扭般的你吵我闹你说我驳的常年小打小闹晋升为了恋爱关系,接吻都没来及多练几次,叶修就说也不说地失踪了。

 

擦,这是赤裸裸的嘲笑呢。

不等黄少天想再表现一番,叶修突然凝眉,神情略微严肃起来。

他一把扣住黄少天的肩膀,将人按到,顺势半滚了一圈,一同倒在方才的大树侧后方。叶修整个人都罩在黄少天上方,看起来强势又专注。

他伸出食指,虚架在黄少天的唇上,堵住了将要出口的疑问。

 

“嘘———别出声,有动静。”

 

叶修将头埋在黄少天的肩颈出,抬头望向火堆光亮的后方,蒸腾的气流微微扭曲了周围的境况,实际上也看不大清,太暗了。

黄少天有些疑问,他的感知刚才虽然有些混乱,但是并未察觉有生物靠近。但看叶修的神情又好似有所发现。只好住了嘴,瞪大了眼睛看着叶修。

 

叶修神色专注地看着,动了动手腕上的度仪,偏了头,随后又翘起嘴角笑了笑了。大有危机解除的意味。

收回了视线中,周身的气势又变回了往常油腔滑调的调侃,他放松了手里的力道,挑着眉毛又得意的对着还一头雾水的黄少天说

“怎么样,继续么少天大大”

 

靠,这种地方还敢来一发?

“擦,叶秋你特么给我松手,滚到下边去!”黄少天腰部暗中使力,手肘撑地,想要借力翻身压倒叶修。开玩笑,这两年他的体能训练可不是吃素的,哪能乖乖就范。

 

“想压我?你可以试试看。”

叶修手虽虚扣着黄少天的肩部,可在他发力的瞬间就感到,腕部绷紧带动手臂力量,紧紧地就定住了黄少天的“鲤鱼翻身”

这小子的体能训练果然提升地迅速,搁在两年前倒是可以和他争一把了,现在嘛,呵呵。

 

与正规训练室的体能训练不同,叶修游走在山脉深处和丛林间碰到的袭击是带着血和伤的拼搏,生死关头历经无数,险些命葬熊掌和虎口的次数十个指头翻翻也数不过来。野外实战对体能的提升和团里的常规训练有着质的区别,如今就算以身体素质出名的霸图韩文清与他相比,也未见得大有优势。黄少天嘛,还嫩了些。

 

被叶修死死压住的黄少天心中有些诧异,想想觉得反压无望,他有些郁闷,心中暗道是否用感知干扰,等叶修有了小分神就趁机反击回去。脑中模拟着算了算,哎,特么的概率真低。

 

没等黄少天开口给出“许可证”,叶修一手已经慢慢下滑,抚上了青年背部仍绷着的肌肉,隔着贴身的战斗服一丝一丝感触着肌理的变化。他顺着脊柱一寸一寸的用手指轻按着,包覆在上的匀称的肌肉,充满着朝气和力量。这是联邦年轻的剑圣,他一年未见的恋人。

 

啧,这衣服真碍事儿。

叶修触着黄少天的战斗服有些头大,这五大学院的专制战斗服就是不一样,质量过硬,他暗中使力几次也没曾扯开。隔着特质的布料总觉得心痒地很,太碍事儿。

 

黄少天在叶修手指滑到他腰部凹陷处的弧度时整个人都轻微地抖了抖,力道不重,但是像是挠到了他心口似的,又痒又虚,从头到脚都打了个哆嗦,又觉得像是隔靴搔痒空虚地很。

“唔….艹叶秋你能不能痛快点儿,这是质检生肉呢你!!”

 

叶修觉得自己被质疑了,停了手里的动作,侧脸瞥了黄少天一眼,嘴边翘起了恶意的弧度,声音带着笑意

“这可是你说的啊”

 

“你倒是动手啊!”

 

叶修轻笑出声,启动了度仪,能量卡和那张独一无二的千机卡同时启动手中顿时闪出了一层薄薄的红光,随着叶修手指的变幻慢慢形成了一把匕首般的光刃。

叶修右手虚控着光刃,垂下了眼小心翼翼又恶趣味地抵着黄少天的胸口。在右边的小小凸起处微微地打了个转,随着黄少天喉结滚动,吞咽口水的动静一寸寸地划开了质量上乘的战斗服。内里白皙健康的肌肤慢慢显露出来,随着胸腔的跳动一起一伏。

 

有了趁手的工具就好办许多,三两下随着衣服碎片地抛落,身下人就变得裸裎相见。叶修的视线从上而下地扫了一遍,然后吹了一声口号,表示验收结果不错。

 

黄少天一脸郁闷,被没有实质的光刃匕首挑逗了半天,实际上又没有触感,虚无缥缈又近在眼前的视觉刺激,害得他像是被羽毛笔的尾部扫过,身体内部渗出麻痒的感觉。

 

叶修没收起匕首,唇角的笑意未消,光质匕首在他手中慢慢拉长变化,成了淡红色的长剑。他一挥手,一道光刃冲向了左手方的加索科树木,树干被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露出里面淡黄发白的木色,两三秒过去后慢慢从那道口子中渗出了透明偏粉的液体。稀薄的液体顺着口子流淌了下来,带着十分微弱的甜香气息。被叶修一点一点接到了手里。

 

黄少天这边等了半天,只看到叶修莫名其妙的动作不断,等看到加索科的树汁流出,脑中一蒙,显出了关于这种变异树种的资料

 

树干教正常种类直径大了2.5倍,夜晚与平常无异,白日树枝会渗出透明偏粉的液体,用香味吸引小型的飞行生物,随后变种的树枝犹如触手,缠住猎物直至吸收。

 

日啊,叶秋这不要脸的做得好一手万全准备。润滑都特么找好了。



QAQ对不住我叶神...身为废柴...实在是..

叶修生日快乐!!最喜欢你!

评论(13)
热度(121)

© 零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