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本命,叶攻,叶黄。
洁癖重。因为真爱。

【叶黄】一笔写尽

  • 继续顶着实习期练笔的招牌!求赦免!

  • OOC肯定的BUG肯定的,没仔细搜关于这方面的资料T^T

  • 校园 书法社团  这样吧 私设一堆OTZ

 然后就是还没想太多,没萌点和具体情节还....只想到了几个画面而已....还没写出来..

总之就是干巴巴...放出来毒害TAG惹。抱歉了大家。


一.见个面

一切都始于社团节展示那一天。

 

兵荒马乱热闹非凡的一天。大学新生大抵都有这种经历,拿好宣传单子,在嘈嘈嚷嚷的校园街道上看着排成一排的摊位。朋友们三五成群熙熙嚷嚷,偷拍两张音乐社抱着吉他弹唱的帅气主唱小哥,或者看着旁边民乐社古筝轻拢慢捻抹复挑的汉装美女。兜了一圈挑挑拣拣,运气好就顺水推舟进了心仪的社团。

 

黄少天作为新生,初来乍到,这种凑热闹的情景自然不会错过,拉了室友喻文州便风风火火地挤进了人堆。可惜喻文州早被学生会的学长相中,早有了着落,大约就是直接进学生会没跑了。

 

一路上左看看右看看,嘴里也是叽叽喳喳个没完,途中偶遇了几次的几个女孩子被他话量如此惊人搞得有些目瞪口呆。同伴喻文州倒是因为有了前几个月的适应期,如今相处起来也算安然,总不像当初那样听着听着就眼冒蚊香圈。

 

逛了一半黄少天突然驻足,口中涛涛悬河也居然停了半晌。

面前是书法社团的几张桌子,拼着几张大小不同的作品,上面摊着有小筏的小楷和略为常见大家临摹,赵柳颜他都认了齐全。

嗯,水平还行嘛,不过比我还差得多呢。

 

黄少天心中得瑟了一下,抬头便见到了一副长条,还是裱好了的。挂在两颗大树之间的绳线上,看样子也知道估计是社团里的得意之作。就是下方没署名。

笔走龙蛇,狂洋恣肆,气韵流畅。

 

这水平,有点儿高呀!

他不懂草书,年少时期家里为了让他练练定性学了几年书法,寻常的楷书行书练得有模有样。刚才那堆作品也能看出几分好坏。如今看着这幅,瞳孔微缩愣了神儿。他评价不了,只是看着就觉得有几分气势,美总是相通的,布局下笔还是能窥得一二分端倪。

 

“哎,文州文州,你看看这个!”

回了神来的黄少天忙不迭的扯了喻文州的袖口,眼睛都比方才瞪大了几分,接着就是一通叽里呱啦,语气明快又有些激动,秋日的夕阳落在少年的眼里晕出了片片橙光,眼睫眉梢都占了丁点儿跳着梢儿的光点。

“你看你看,这写的有点儿气势啊!你说会不会是老师写的他们放出来意思意思的呀,你看这幅规格都和其他的不一样,看起来就不像学生写的!我还没看到过现实中的同龄人哪个能写出这种水平的,嘿嘿虽然我也不懂草书但是凭我多年练字的经验也能看出一二来…….”

 

听他说的乐呵,喻文州报以微笑,也未应答。内心有些忧愁,书法他压根儿就不懂,更遑论什么草书了,字都认不出。不过无妨,心里默念两句微笑,他点头表示赞同。

 

黄少天这边一通扯呼,已经和一旁的摊主叽歪到一道了,摊主又郁闷又有些得意的说了那副大作乃是震社之神写的,且说他们社团的指导老师就是个挂名的以成立社团。大神今年大三,平日都是他指导社员练习,且神通广大酷炫无比,小楷行书草书都精通,颜体柳体赵体都能行。夸到最后直接卖起了安利
“哎哎,学弟我跟你说,叶神今年大三啦,想要一睹风采赶紧加入我们社团吧,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啦,等大四忙起了毕业可就看不到了。”

 

黄少天听了撇撇嘴,谁信呐吹得跟真的似的,什么都会这么劲爆的设定太假了好不好啊,又不是写小说呢,书法靠练呢,难不成姓叶的是妖怪啊一天当一年用。

 

不过听说大二有书法的公选课,凭他的水准那怎么也是4.0的积点妥妥的。总是能省掉几分心思,不错不错。

 

“嘿,就收了你的安利,我可告诉你小爷不是好糊弄的,见不到这位神通广大的叶神我就写三字经千字文女儿经糊你一脸啊我告诉你,凭我的手速分分钟就能写好,哎说起来我当年在少年宫学书法的时候可是力压群雄呢老师都说……”

 

少年,说好的尊老爱幼讲秩序呢,别这么自来熟,对学长好一点儿啊。

 

摊主有些欲哭无泪苦逼脸,到底谁是卖安利的啊,小学弟看起来灵气足足的长得俊秀又精神,受了身后妹子挑唆才费起口舌安利起来,结果这厮怎么就开始诉说自己的成长史了啊,天哪,谁来救救他啊!

 

喻文州依旧笑眯眯,嘴角微不可见的抽了抽,正好手机震动起来,学生会的学长叫他过去登记。于是他张口道了声“少天我这边有事去登记,回头见。”便退出了人群,转头前还好教养地冲黄少天挥了挥手。

 

不是呀喻文州,黄少天正背对着你呢,你挥手干啥呀。

 

黄少天还在揪着摊主侃,战火从自己的成长史已经蔓延到社里大神威风凛凛的得奖史了,什么个人全国大赛的冠军啦大学生社团团体奖啦blablabla的。

 

等到日头落下一半后,黄少天说的口干舌燥,准备熄火撤退的时候才发现身后的室友不见了人影儿,被搅和的没脾气的摊主一边收拾被风吹的飘起的宣纸一边有气无力的说“你那朋友早就走了,人说有事回头见,还跟你挥手再见了呢。”

 

黄少天抓了抓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嘿,这不是有些激动嘛。他舔舔干涩的唇瓣,顺手拍了拍陪他半天的摊主的肩膀,以后就是革命战友啦!随后转了身准备撤退。 

“哎哎,学弟,你还没登记呢!”摊主内流满面,学弟,回来啊。

黄少天折身,花花两笔大字写的龙飞凤舞,在一行歪歪扭扭的“学生字体”里显得鹤立鸡群。潇洒的甩了笔,结果最终嘟囔两句,揉了揉肚子,一溜烟地就消失了。

 

原来叫黄少天啊。

 

窝在桌子后方受了半天噪音荼毒的男子扭了扭脖子睁了眼,半打着哈欠。硬笔写的蛮好。就是话太多,简直头疼。

 

“这家伙好吵,刚眯了了会儿就吵醒了。”叶修掏出下方袋子中的水瓶交给苦逼脸的学弟。

 

“叶神/(ㄒoㄒ)/……”摊主同志一脸苦相,叶神你啥时候偷偷摸摸地藏到这边打起盹了,说好的下午有课呢。还好大力夸赞卖安利都没被听到。不然也太耻了点儿。

 

“下午课逃了,这边快收摊了过来看看。嗯?后面就收了他一个?”叶修抖了抖手中的名单。黄少天三个字赫然立在最后一行里,封山之作。

 

叶神你真的不是借口看摊才逃课的,你真的不是借口上课才溜了看摊的嘛!两头都忽悠了叶神你威武啊。

 

“是啊……他话实在太多了,来不及招揽其他学弟学妹了。”

……

……

“还当垆沽酒呢,少点儿正好,每年那么多狗刨字一个个也照顾不了。”叶修揉了揉眼睛,清醒过来。

 

今天的摊主依旧很苦逼。



评论(5)
热度(44)

© 零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