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本命,叶攻,叶黄。
洁癖重。因为真爱。

【叶黄】夏休期还能干什么

这次先提前跪和抱歉啦

QAQ其实这个才是几个礼拜之前所谓第一次写的段子来着  放出来作死

每天都在练笔 几时才能从小学毕业OTZ    想写智商正常的东西粗来啊啊

练笔的 这是真·第一个段子 OOC和BUG吧 萌点都没想出来  流泪


第十赛季后。

 

回到H市的兴欣一行人开始了夏休期的休整,在老板娘兴奋的提议下,原本计划整个队伍到附近去旅游旅游,享受下大好河山的熏陶,也算是得了冠军后的庆祝。无奈天气炎热,回家的回家,溜走的溜走,最后只有妹子们搭伴走上了旅途。

 

为此陈果一度表示都怎么搞的,公费出游都不享受!她苦思冥想都想不出还有什么能犒劳一下队员。叶修听后也就笑笑,挥挥手表示一台电脑就够了。出门就敬谢不敏。得到了一致赞同,然后其余的家伙们表示队长说的对,直接作鸟兽状轰散。好在苏沐橙和唐柔给面子,三个人嘀嘀咕咕就干脆自己决定了地方。

 

魏琛嚷着“老夫得休养生息,放松放松。”寻了一处避暑的地方,也算是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短途旅行。身价不一样了嘛,享受享受生活,再说了,再待下去指不定啥时候变成电灯泡,尤其是对象之一的咳咳,某个不要脸的,简直从游戏瞎到现实,还是先避避吧。

 

除了回家回学校的,剩下在上林苑和训练室坚守阵地的战友就剩下脱线的包子,包子表示还得再跟老大学几手!

白天去网吧溜达一圈,晚上回来叶修偶尔就带着刷刷副本顺带指点指点,不得不说包子就是这么特立独行,虽然一起拿了冠军,叶修觉得这个谜团的杀伤力反而更大了。好在杀的基本是别人,多多少少他一个反应不及,差点几次稀有材料都要栽了。偶尔看到上了小号的职业选手吃瘪他其实心里就乐,瞧瞧咱们大兴欣的实力,就是这么酷炫。

 

 

临走前,苏沐橙握着手机,神秘兮兮的瞥了叶修好几眼,末了说了句

“小心最近有突袭。”

叶修闻言,笑意不改地抖了抖岌岌可危,眼看要掉落的烟灰,仍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呵呵,难得出门旅游,好好玩儿几天,注意防晒。”

  

会来突袭的,还有哪个。

 

 

自然是黄少天了。

 

黄少天和家里打了招呼,还在战队蹭着。他后面一路跟着看兴欣比赛,最后的欢呼真没比人家场上的拿奖杯的真冠军小多少,眼神蹭蹭亮的。

 

其实当时在场的感情都有些复杂,这个赛季简直就像见证了一个奇迹那样神奇,但总也算是好事,哪方面都是,新的冠军队伍也好,回归的叶修也好,竞技比赛就是这么回事儿,酣畅淋漓地战斗,止步便是来年继续而已。只要还在荣耀的赛场上,机会就可以再去争取。

 

 

黄少天上午惯例做练习,中午饭饱后鼠标戳戳,就有事没事进行着往日的例行任务,逮住叶修就是一顿求PK,隔三差五偶尔求到一顿也算是打的过了过瘾。

 

不过大部分时候任务完成率都不高,不是我方战力不足,乃是敌方BOSS太过狡猾。

 

“老叶来PKPKPKPKPKPKPK!!快点把你的君莫笑亮上来来PK!放心我不嫌弃你色差巨大画风清奇的混搭风!速度来!”

“有心无力,爱护爱护老人家。争做道德标兵”

“什么玩意儿…标兵你妹啊就你还说标兵简直笑掉大牙!”

 

“内急,回见”

“!!!!我靠知道你装死下次换个借口行不行!!!”

 

尼玛….下线了……

还想抖个屏呢  

......

 ......

  画风循环不变,直到某次不知道是黄少天的文字泡突破了天际感动上苍,还是叶修终于良心发现,终于如愿以偿地痛快开了房间,没有唧唧歪歪也没有临阵脱逃。

  

最后一次,双方血线都已经红了,夜雨声烦差了微不可见的的血量,扑在君莫笑的脚旁。

  黄少天难得没有像之前一样刷着大把的文字泡叫嚣着再来一场,任由角色躺在那里,视线转到同样未动的君莫笑身上。

  

这个独一无二的散人,和他背后的操作者背着奇迹,一路走上了最高的位置。路途曲折,身姿坚决。

他似乎看到了对方屏幕上闪耀的荣耀二字。就和决赛时赛场上的那一刻一样,他其实并未惊讶,自从得到对方应承一定会回来后,便坚信这个视荣耀为生命般的对手终有一刻会回到这个本就属于他的赛场上。他们都一样,眼中的目标就是那最后一刻的荣耀。冠军。哪里会这么甘心不明不白地退出战场,还未战够呢。     

 

他是真的回来了。

这种安心感从未如此强烈,哪怕是叶修拿到冠军的时候也没有。回来了,不用再担心突如其至的了无音讯。哪怕下线的头像也清楚的知道总会亮起。

  

不知怎么,忽然他心里冒出念头,想去看看那个人现在的表情,心绪一起就像种子见风就长,甚至没来得及想为什么,根本就忍不住。

 

  “叶修,我来找你吧。”不对......找你太突兀了没事找个BALL啊

  “叶修,我来见你...”擦,什么鬼画风,见个鬼啊什么来见你啊啊不对不对删掉删掉删掉删掉删掉

 “......”

  黄少天难得纠结,手速奇快的敲了几行字又在心里被翻倍的吐槽席卷后一一删除了,用手揉了一把头发后,他小窗了仍然毫无动静的荣耀游戏窗,发了短信给苏沐橙,没几秒得到回复后确认了叶修的确留在兴欣看家,虽然被盘问了把,不过对方倒是应承了不透露消息。

 

干脆的顺手开了网页,G市到H市的机票秒秒钟订好,剑圣大大嘴里边念念有词着“哎呀我去有什么好纠结的不就是没事过去溜一圈么,反正上林苑现在还空着几间不就多张嘴的事儿有什么好纠结的,明天飞过去再说了顺便还能PK再顺便还能观察下新兴冠军队的内部简直一举两得太完美无缺了这个计划......”

 

于是订完机票的黄少天心满意足的忘记了任务栏左下角小窗的荣耀,君莫笑的头顶上顶着几个大字

 少天?这是输哭了?

 幸好没看到,不然够几排滚字又够叶修眼花缭乱几秒。

 

 

线人苏沐橙已下线,黄少天轻装上阵,单人匹马地就突袭到H市了。下了飞机一阵热气扑面而来,纵使是南边G市来的也讨不了好,热浪滚滚而来,简直像是水蒸气兜了一麻袋直接被套在头上。好在黄少天也算得上熟门熟路,不用打转儿,打个的直接上林苑门口走起。

 

走到小区门口,刚感叹了下车内车外是冰火两重天的黄少天,转眼瞅到沿着墙根儿磨磨腾腾移过来一个身影,熟悉的身影倒叫黄少天原本准备好的台词给噎了回去,想好的来个surprise的台词都一下子卡壳儿了。

 

等到抬头可见时,才看清对面的人毫无意外的叼着一根燃着过半的烟,然后嘴角勾起了微笑的弧度,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含义的笑。

 

含着烟用含含糊糊的声音打了招呼,似乎毫无惊讶,就像原本就会遇见那样

“哟,少天。”

说好的惊喜呢,虽然叶修估计也不会表现出惊喜来,好歹来个惊讶啊。

 

没等黄少天回过神儿,那边的人吸了口烟,嘴里吞云吐雾地喷出一圈烟圈后,那双让人惊艳的细长而白皙的手指夹起了烟。慢慢笑意溢上了眼角眉梢,只不过嘴里倒是一如既往地用垃圾话回顾了往日情谊

 

“剑圣大大怎么突然驾到了?天气预报才说有热气流卷过来,这是剑圣大大人工卷过来的节奏么。”

 

听着叶修这一贯的腔调,黄少天也回过神反击

 

“我去老叶你什么态度!哎我说这都多少度了你还抽烟啊,抽抽抽你也不怕热!我看你周围的空气都要烧起来了。赶紧了往回撤吧你们H市简直要逆天了画风不对啊,这个温度人类还能不能生存啊我说......”

 

“这不是剑圣大大赶来的热气流么”

“赶什么赶赶紧的速度回去敢不敢来PKPK一把我看你已经被天气折磨虚了这次必须分分钟打跪你好么快点快点!!!!.....”

 

黄少天扭头刷着文字泡走到了前面。叶修深吸了口烟,顺手掐了烟头,也就晃晃荡荡的跟在后面。

这种天气,在蒸笼中还吼着PK的,除了黄少天真想不出第二个人来。

   

从小区门口到宿舍也没多少路,几步路的功夫,只是太热两人都出了汗,等进了屋子黄少天顿时像是被充了电一样血条一点点的升了上来,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怎么你们队都怕跑光了啊就你一个啊,苏妹子出去旅游我知道,魏老大呢,还有猥琐的方锐大大呢,不是我说啊老叶你看看你自己没脸没皮就算了看看方锐到了兴欣以后画风简直和你要并驾齐驱了你们————”

 

话唠突然住了口,一罐冰可乐突如而至地贴在了他脸颊上,凉意丝丝缕缕的沿着脸颊向脑子里冲去,后颈抖了一下,像被细小的水分子浇了满怀,鸡皮疙瘩都要出来,透心凉。

 

叶修已经掐了刚刚那只命不久矣的烟,手里拿着冰可乐从后方招呼到黄少天的脸上,看着对方一口吃瘪被吓到的样子笑了笑,将可乐转交到对方手里。

 

黄少天还维持着微微张嘴的惊讶模样,叶修的手指夹在冰凉的易拉罐和自己脸颊的中间,一片冰冷中唯一的热度让那手指的形状格外明显地印在他脑海中,那双手,叶修的手。

 

“觉得热了先去冲个凉,冲好了就过来上工了,白吃白喝可不行。”

 

他说着拉起黄少天指了指楼上的某间房,言语间再自然不过,仿佛说话的对象不是别家站队的王牌似的。

黄少天嘴角抽了抽,从思绪中缓了过来,尼玛这还能再不要脸点儿吗!

 

 

唇枪舌战了一番,不过与以往他偶尔来兴欣窜门一样,最后总是被叶修拐去当苦力,只要没有蓝溪阁他就索性顶着兴欣公会的小号劈着剑,神挡杀神的冲在前面,遇到微草家的公会,尤其出力,避嫌的文字泡都忍不住冒出来了一小堆。仇恨值拉的满满的。

 

等到大势已定的时候,黄少天眼珠子转了一圈,嘿嘿两声,一个拔剑斩朝叶修的小号冲过去,频道中有公会中的队友打了问号觉得莫名其妙,这是玩儿哪出,内奸刚还那么出力,不是内奸打自己人算是哪门子的事儿?

 

叶修瞥了眼在笔记本上手指飞舞的黄少天,转了转视操作着小号对准了小剑客一个走位避开了纠缠过来的身影。顺手爆了手速发了房间号和密码。打工也是有人权的,这是赶着过来讨工资来了。都讨上门了,哪有避开之理。是时候给点糖了。

 

……

……

“怕了吧。”赶着来讨打嘛这是

“……”

 

黄少天在想自己赶死赶活地过来到底干嘛来了,侧头扫了一眼,叶修眼角一扬,仿佛理所当然。好嘛这么讨打的话说出来都面不改色的。他觉得有点儿不对啊,赶过来他就是为了近距离感受叶修嘲讽脸的?可是怎么记忆中呛人的烟味儿,如今嗅着都觉得安心,像是身体的气场自动接收了叶修的气息。

 

嘿,这这这,这似乎好像可能大概是?…..

 

“想啥呢,饿不饿,出去吃吧。”

看着叶修半起身的背影,黄少天嘴角抽了抽,他觉得自己好像上了贼船了,还是主动扑上来的。



土下座   谢谢包容,段子放完啦!

没被打的话...明天想开始写个新的长点的....



 

评论(2)
热度(62)

© 零杀 | Powered by LOFTER